我永遠無法忘記,那位少年在reg day 的悲鳴。

時間是2009年的夏天,當時即將成為城大二年級生的我,為學生會擔任新生註冊日(reg day)的student helper,在「木人巷」的轉角維持秩序。

所謂的「木人巷」,就是新生完成拍攝學生證照片後的下一站,集合學生會、所有系會和興趣學會攤位的通道。通道由大量流動壁報板組成,原則上除非走畢全程,否則不能從中間走出來。之所以有木人巷之稱,是因為看守攤位的學生皆會施展渾身解數,軟硬兼施地推銷自己學會的迎新活動,務求吸引最多新生參加。

而我當時所謂「維持秩序」職責,其實是站在入口附近的一個轉角位,向新生指示正確方向,防止有人強行推開流動壁報板離開通道。也正因我站在這個位置,才有幸目睹事件的經過。

當日大概到了下午,眾helper稍現疲態之際,攤位通道的入口傳來一爭吵聲。只見一個少年站在入口,卻一動也不動,低聲啜泣;身後不遠處則站了一個中年婦人。中年婦豎起手指,向工作人員罵道:「你地呢d係咩規矩?點解唔畀家長同自己仔女入去?」工作人員解釋:「我地要做人流控制,如果新生以外既人都可以入去,入面就會好迫…」中年婦旋即大喊:「你呢d分明係藉口!計我話你地想呃我個仔參加你地d活動,呃哂佢d錢!」

此時,少年終於按捺不住發作,哭着向母親回罵:「媽呀,佢地唔會呃我架!」中年婦聽到兒子竟在大庭廣眾下反駁自己,顯得更為激動,以更大的聲音吆喝:「佢地一個二個呀!全部係想呃你d錢架!冇左阿媽陪你入去,你一定比佢地呃哂!」
少年有氣無力的答:「我大個仔喇!識自己決定喇!」
他母親終駛出絕招:「你要自己入去丫嘛,好呀!我一個仙都唔比你!」

兩人就這樣對罵,上前勸架的student helpers大都被那個母親罵回去,漸漸大家都決定閉嘴,在一旁觀戰。如是者過了數分鐘,大概是少年也無法再忍受眾多師兄師姐的目光,一聲「好喇,我咩都唔報喇!」就帶着淚水轉身,急步向往下層的電梯走去。他母親則緊隨她身後,二人漸漸消失於我們的眼前。

鬧劇過後,沒有人能笑得出來。這是過度溺愛?還是極度不信任?除了不信任自己的兒子能自立外,那位母親是否對香港整體大學生有種極為負面的印象?如果開學後有人認得那位少年,他如何在城大渡過三年?(按:當時香港的大學仍為三年制)我們默默地想著為這些問題。那天以後,我就再沒有見過那位少年了,只有他當日流着淚的一張臉和悲鳴,在我腦海揮之不去。

不錯,各大院校的迎新活動中,有標價太高的,有意識不良的,有沉悶乏味的。但同時,也有很多現屆大學生花了不少心血籌備的活動,宗旨是協助新生在開課前結交朋友,認識大學生活。不論今天的freshmen成年與否,進了大學後,都將會面對需要獨自下決定的時刻。就由reg day開始,學習嘗試不同事物,憑自己的意志,為自己的大學生活揭開序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