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馮敬恩

如果說行政長官選舉與你無關,那麼我有責任提醒你們行政長官是八大院校的校監。倘若你想將來你的畢業證書由打壓學術自由的人,獨裁無道的人所頒授,那麼請你繼續不要理會政治。

其實罷課是手段,理念是避免不合理的篩選出現在任何制度裡,目標是四大訴求,呼喚全民覺醒。因此我們反思接續的罷課行動時,可以循理念,手段,目標三方面來思考自己在這場運動的位置,而不同意手段而同意理念和目標的人於我看來也是同路人。

事實上,罷課之所以為當權者恐懼,是因為平時被“囚禁”在學校的學生,平時受考試為本的教育制度折磨的學生突然因罷課而從牢籠釋放出來。從束縛中抽身的學生對政權來說是一股突如其來的勢力,一股無法估算的力量。不過,現在和活動安排的主軸是和平理性和「罷課不罷學」等,不同教授或知識分子在罷課集會中主持教學,甚或有人會問:一個有限期的罷課有_用嗎?是的,沒有太多實質用途。真的。老實說,想要從罷課引發罷工,罷市,機會著實不大;和平理性地在校園外上課對當權者也不是威脅。

不過,無用之用方為大用。經過早前的一些抗爭行為,包括511 事件,我們不難理解到整場爭取真普選的運動是由一連串的行動組成,行動和行動之間不可以割裂,是一個整體。意即一個行動看起來成效不彰,但一連串的行動或許就能在高牆上製造致命的裂縫。千里之堤,潰於蟻穴。任何看似無力的抵抗,都是不斷地為成功的堡壘添磚補瓦。而是次的行動實為後繼的持續抗爭掀開序幕,告訴社會大學生絕對不能置社會不公於不顧。

大學生是未來社會的棟樑。他日如果我們有了下一代,到他們懂事之時,拿著一本關於民主的書跌跌碰碰的走到你面前,問及香港的民主自由何以以一種假民主的方式呈現,你又會否坦言承認當年你在香港人那跌跌碰碰的民主路上沒有勇氣扶香港一把呢? 就像你那篤信民主回歸論的父親一樣,親手把香港的前程斷送。

香港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走在大學校園,操中文(非廣東話)的教書先生的不喜歡談政治,操中文(非廣東話)的學生只會拿整場爭取民主的運動當作報告書的內容。他們甚至連參與都不屑,只是來問你,然後寫上,了無感情。一葉知秋,香港已經就快失守。

事到如今,我們毫無退路—要不逆來順受,要不背水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