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咪人見人愛,在可愛的一面背後,隱藏着的除了是貓科動物的狩獵本能外,原來牠們還有不少生化兵器,能夠左右獵物的思維和行動模式,這就是弓漿蟲。

弓漿蟲學名爲 Toxoplasmosis gondii,貓隻是它們唯一的宿主,而這寄生蟲的主要影響,並不是發燒屙嘔那麼平常的問題,而是直搗神經系統,帶來心理影響。研究發現,這種寄生蟲會令受感染的攜帶者,變得更加躁狂而無畏,而且反應速度降低。對於獵物如老鼠等等,這種寄生蟲就能恰當地讓牠們變得更加容易出沒於貓隻的狩獵範圍,從而被玩弄於股掌之中。

Duqccay.0

弓漿蟲的感染模式,是透過控制體內的白血球,成爲他們前往身體各處的載體和生產化學品的工具,然後到達中樞神經。它們會生產一種名爲 γ-氨基丁酸的神經遞質,精神分裂正正與這種神經遞質失調有關,γ-氨基丁酸增加,亦會導致焦慮和無畏等狀態。

除了獵物之外,之前有研究發現,人類感染弓漿蟲之後,雖然基本上不會有什麼明顯的病徵,但這種寄生蟲其實同樣對自以爲是主人的人類會有行爲上的影響。不過在 1990 年,Jaroslav Flegr 展開對弓漿蟲的研究,甚至把弓漿蟲放到自己體內,觀察寄生蟲對自己的影響。他發現,在感染弓漿蟲之後,自己也變得大膽和反應緩慢,例如過馬路衝紅燈,就算汽車響號也不為所動。他亦從數據中發現,感染弓漿蟲的人遇到交通以外的比率是一般人的兩倍。另外也有其他統計發現感染者會有更大的自殺傾向。

除了行爲模式,更有人主張,這種由貓隻帶來的寄生蟲,其實已經影響了人類文明。Kevin Lafferty 發現,在感染弓漿蟲比例較高的國家中,出現情緒不穩定情況的比率同樣較高,而當大部分人都收到影響,其文化亦會因而改變。寄生蟲卵在低海拔而潮濕的地區能夠存活較長時間,加上馴養貓隻的流行程度不同,令各個地區的感染率不同。他認爲,不同的感染率正是導致不同地區的文化有分別的原因。

現時其實已經大約有 30 億人受到弓漿蟲感染,而寄生蟲對人類的影響,也仍然在研究之中。無論如何,反正我們看到得意的小貓,寄生蟲什麼的,大概全部都會拋諸腦後。這種奇妙的生物,難怪會被古埃及人當神一樣膜拜了。

資料來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