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牽

聽這兩首歌,想起的,竟是同一個人。從前覺得兩首歌完全不同,今天才發現,林夕與黃偉文,說的都是同一件事。出色的詞人,書寫世態,書寫人性,路雖不同,卻又殊途同歸。

有一個人長久活在心中,不是自己念念不忘,而是根本揮之不去。是曾經的最愛,是最親的損友,進進出出的,都是那個人。甚麼都沒發生以前,促膝把酒傾通宵,三更半夜弄冷麵,偶遇在人海,相識相知相交相守。然後,不知那月那日起,甚麼都沒發生,但甚麼都改變了。甚麼都沒發生,卻甚麼都記得。

雖然黃偉文明言,《最佳損友》是寫給楊千嬅的,說的原是友情,但我深深以為不然。真心朋友,無論是中學知己大學老死,縱使在歧路上各散東西,彼此也是兄弟在心中,不會有心病,更不可能沒來由不相往來,見面似仇人。就如黃偉文與楊千嬅,有說是因楊千嬅大言不慚,出言侮辱對方,二人才不再合作,甚麼躲避的藉口,繞路的理由,各自心知肚明。

唯有一類人,無疾而來,無疾而終。甚麼都沒發生,卻甚麼都發生過︰「甚麼都沒發生」,是對人說;「甚麼都發生過」,是自己知道。不來不往,看似沒有理由,但其實,也是心知肚明。可丁點的破事兒,煞有介事的理由,說出來,不免讓人見笑。終於,非近又遠,發生的事很多,但沒有說破的事,更多。

唯有這個人,在生命中來了又去,走得一聲不吭,不動聲色,卻又留下痕跡。所以想起,眼淚才會背著流,才會有一秒朋友的慨歎。嚴重似情侶講分手,但一世朋友,終究不是情侶。念念未忘於三點,燈制都按到鬆脫,就是不去更換,因為你碰過的,我不忍丟棄。搜索枯腸,只好用光線償還虧欠。葡萄成熟透,再一起喝酒,但葡萄早熟,晚輩豐收,又拿甚麼釀酒?

最後的最後,最後也沒有最後,我愛的不少,遺憾也不過是,沒有人再使我心跳。你當(dong3)我一秒朋友,但我不想當(dong1)你一世朋友。很多事給你保守到永久,甜密一世,永遠都在心頭佔有位置,心房給損掉,才是最佳損友。

大概,《最佳損友》與《心跳回憶》,說的也就是這麼的一回事。一生中有很多人,在我們的生命裏進進出出,而總有那麼一個人,像紫霞仙子一樣,在至尊寶心裏滴下了眼淚。如果再來一次,還是會選擇遇過某某,心痛,說明我還在心跳。

跟你,有一直躲避的藉口,相遇繞路走。如果在網絡浮沉,看到這段說話,希望你想到的,會是我。

作者簡介:學會放手,才懂得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