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 Filmatic 放高卡三部曲 (Koker Trilogy) 的《橄欖樹下的情人》 Through The Olive Tree,映後討論時談到電影中三部曲的意義和認受性。

要知道「高卡三部曲」非阿巴斯自行策封,而是先有影評人提出。訪談中的他,指三套電影在高卡發生只是巧合。若要成為三部曲,加入《櫻桃的滋味》或許是更好的選擇,因三者也訴說生命可貴之處。

現在說系列電影,大多人會指向漫畫世界的Marvel、DC 的電影宇宙;書籍改篇的哈利波特、魔戒等三部曲;再講就是原創劇情的 Matrix 、星戰三部曲。大多片商製作及規劃三部曲也是商業因素,一是原著小說銷量斐然,一是電影第一集叫好叫座,片商願意投資 (看看哈利波特的票房,第一集大賣後,第二集重拾低位後穩步上揚 https://goo.gl/Rq4Vhc,)荷里活以外的電影三部曲,大多都走上完全不同的路,當中阿巴斯算是成就最高的一個。

高卡三部曲打破一般線性的設定,層層剝開電影的真假虛實。由《踏破鐵鞋無覓處》以孩童為主角劇情片,到《春風吹又生》在地震後以導演角度尋找《踏》的演員,再到《橄欖樹下的情人》揭曉《春》中的戀人只是演員身份。以極為平實彷如紀錄片的風格拍攝,三套電影互相扣連,具複雜的互文性和自我指涉性。阿巴斯鏡頭下的風景和生活,沒有複雜的人物關係,只是同學、鄰里或親人,貼近社會現實去描繪孩童的純真、父子情懷、成年人的愛情。他戲裡戲外也盡顯人文主義的關懷,關心地震後的重建並製作電影、起用非專業演員、鼓勵電影教育等等。

相隔二十年看阿巴斯這三部曲,仍然教人佩服「電影止於阿巴斯」這句評論。影評人陳廣隆這樣解釋尚盧高達的話:「如果說傳統電影敍事始於格里菲斯,奇氏的詩意敍事則將電影帶往性靈、超越的層次,然而阿巴斯透過敍事超越敍事,泯去真假虛實的分野,此乃更新電影語言之舉,更見難能可貴。」

十月,Filmatic 將會選播Cult片,有興趣不要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