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籌(Crowdfunding)近年成爲炙手可熱的概念, 各個平台上充滿富有創意的新產品,其中不乏勵志的成功故事,不過當然也有失敗例子,參與者大呼中伏。付了錢卻得不到最初想要的結果,當然會十分失望,不過在使用衆籌平台的時候,首先要了解衆籌的意思和相關的風險,才不會嚇一跳又得啖笑。

大多數人對衆籌的感覺,就是特價預售,就像買樓花一樣,在產品未完成之時預先以優惠價訂購,到實際發售的時候就可以得到產品。在大多數情況之下,這樣的印象大致上是正確的,在衆籌平台上不少的計劃甚至會推出「早鳥優惠(Early Bird)」,以限定數量先到先得的方式,提供更加便宜的選項,提升知名度。不過,與一般的預售所不同的是,衆籌計劃之所以出現於平台上,就是因爲沒有足夠資金達到量產化的目標,只有概念和原型,而衆籌就是從公衆直接籌集資金,擴充計劃的規模完成量產商品化,參加者所得到的產品,就是協助這計劃成真的報酬。也就是說,衆籌計劃的發起人本身並無能力推出產品,需要靠大衆的力量達成,所以根本就是含有失敗風險的 「投資」。每一個成功集資的衆籌項目,都有責任完成計劃,並向參加者說明進度。計劃需時比原定時間長,甚至難度比預期高而需要放棄是常有的事,屆時發起者就需要退回尚餘的資金,或者與參加者商討以另外的方式完成計劃。如果抱着預訂產品的心態參加衆籌計劃,很可能最後只會失望而回。

有些人也會誤會衆籌是一個投資。衆籌平台與天使投資不一樣,參加者雖然是向未完成的計劃投放資金,承擔一部分的風險,不過回報卻是限制於最初選擇的報酬,即使計劃非常成功,參加者也不會獲得任何分紅。早前上映的《不正常麗莎》(Anomalisa)就是 Kickstarter 上其中一個集資成功的計劃,後來計劃成功後被電影商看中,投資更多資金擴充電影規模,有參與者提出為什麼不能從票房收益中分一杯羹,正正是以為集資是有回報的投資。雖然感覺上有點不值得,但反正眾籌集資所需要付出的比實際投資的要少得多,如此限制也是可以理解。

6e3163ca1314de56f2dc647fb852eb31_large

筆者就試過在 2012 年參與了 Mycestro 指環滑鼠的集資,過了原先計劃的出貨日期仍然未有實際產品推出,開發者說是進度有誤所以需要延遲推出,也就唯有等等。結果等了一年多,有人發現其實產品已經在 Amazon 開始發售,但仍然未有向 Kickstarter 參加者出貨,引起參加者不滿。多番質詢之下,開發者推說是成本太高,如果先向 Kickstarter 參加者發貨,會造成嚴重虧蝕,只好先在其他渠道以正式價格發售,賺取利潤再向 Kickstarter 參加者發貨。結果到了 2016 年也未收到產品,唯有向開發者申請退款,扣除手續費和 Kickstarter 費用,算是虧了一筆。類似的事件其實不算罕有,著名的失敗眾籌有來自香港的 Arist 咖啡機。它原定 2015 年 6 月出貨,延期 9 個月之後終於舉辦發佈會,但發佈的產品卻嚴重貨不對辦,除了功能大為縮水,體積更是大了幾倍。面對參加者的投訴,開發者只以「將來正式版會有之前承諾的功能」回應,但實際可以出貨的日期和退款事宜仍然沒有消息。

集合大眾的力量推動創新設計,眾籌平台透過網絡整合個體,形成新的消費模式,能夠挑戰傳統的大財團經濟。對資金不足的創作團隊來說,是一個不容忽視的集資途徑,除了有望獲得資金,也可以賺取知名度。相對的,消費者也可以接觸到更多有趣的產品,一石二鳥。失敗的例子雖然不少,但成功的案例仍然令人鼓舞,不過大眾對於風險的認知不足,仍然是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