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香港之恥」事件弄得滿城風雨,事源一個知名博客與朋友在日本一家居酒屋喝酒之後,被店家在 Facebook 上指責只喝了一點酒就坐了兩小時,期間不斷拍照並不像是享受飲食,離開的時候更留下一袋便利店的垃圾。事件發生之後很快就被香港媒體傳開去,很多人立刻表示此人丟盡香港人的臉,更有不少人直接去店家的 Facebook 上用英語日語致歉。

香港人或者外國遊客不懂日本潛規則,被認為無禮的行為並不少見,日本由於有太多禮儀上的執着,讓一些店家對於不懂規矩的外國人敬而遠之。今次事件雖然事主自稱「日本達人」卻犯下如此低錯誤,實在難辭其咎。然而,如果只以店家所聲稱的事件,是否值得責備其為「香港之恥」卻值得商榷。今天剛好跟日本友人說起這事件,他也認為應該有其他原因令店家如此不滿,如果只是隨手留下垃圾或者不太尊重食物,本身雖然無禮但未至於造成如此大反應。

結果而言的確如此,原來店家本身是極右份子,在其網誌上不乏對於外國(南朝鮮、支那)的批評,遣詞用字非常強烈,如此一來店家對於兩個外國顧客本身已經有一定的偏見,在事件中有這樣大的反應也不意外。日本友人看到店家的網誌之後,表示應該被稱為「垃圾」的是店家才對。當然不是說事主本身的行為是正確無誤,不過嚴重性實在不值得網民花時間爭相指責辱罵。

有說現在是「後真相年代」,一眾聞歌起舞的網民看到事件就立即評論、轉發,會花幾十秒時間了解情況的人並不多,連媒體都沒有等當事人解釋就已經先行報導,不用幾個小時,事主基本上已經貶得一文不值,甚至有疑似當天一同喝酒的友人也被起底,雖然結果是點錯相,但也受到相當的驚嚇。這個時代一切資訊都要求速度,即時報導、即時判斷、即時分享,結果就是催生了速食新聞文化,大家需要的都只是一個可以表達立場的事件,內容是什麼其實不太重要,而事件中的人物往往成為犧牲者,就算事後澄清已經無人再理。

事件很快就會淡化,在網上世界沒有新聞可以成為話題超過一星期,類似這種無關痛癢的新聞更加可能只有幾天的期限。不過對於當事人而言,幾天之間所收到的辱罵和指責,大概不會是幾星期就可以淡化。在這個不能再分辨私人或公共空間的網上世界,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就正如黃子華一句,香港沒有人可以不仆街,只有未仆街,真相不再重要,仆街隨時就是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