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平台發達,面對不同的議題從政治到宗教,少不免要歸邊取態,模棱兩可只會被扣上機會主義者的帽子。有清晰的立場當然好,不過在與意見相左的人交談的時候,總會有一種對方聽不明白自己所說的,覺得對方沒救了,放棄繼續溝通的情況也是常見。每人心中都會有一種為什麼總不能夠有效溝通的感嘆,說穿了就是為什麼無法說服對方的無奈。

即使在現時資訊相對透明的互聯網上,人人都可以在社交平台表態,大部分人都不吝嗇表達自己的意見,但始終我們無法站在第三身視點觀察世界,認知仍然基於自身的理解。與「衆人皆醉我獨醒」剛好相反,透過現時社交網絡的機制,社會上較容易出現所謂的「錯誤共識效應」,人們容易假設外界大多數人都擁有與自己相同的意見,但這個其實只是個錯覺。由於社交平台的內容篩選機制,我們看到的內容大多都是配合自己的興趣而顯示於版面上,不合意的內容早已被社交平台隱藏,如此一來與自己相似的聲音就充斥版面,形成「迴音室效應」,在認同自己意見的聲音之中,很容易迷失於認同感之中,忽視了解他人的重要性。

無論是認同己方觀點的內容,或恥笑對方行爲的資訊,默默的影響着我們溝通的慾望,對方被歸類為簡單的標籤,被蔑視,被放棄。圍爐取暖是最壞的惡性循環,而且容易催生極端思維。資訊氾濫,我們會質疑主流媒體,卻對與己方觀點相同的資訊不加思索而分享出去,「近車太貼易生意外」,人類卻總是犯下同樣的錯誤。建立敵人從來簡單,立起旗幟招聚同伴在吶喊助威,任何的有利消息變成興奮劑,從螢幕揮發到腦袋,直接而有效的刺激太容易令人沉迷。

面目模糊而容易被標籤成收了錢、愚蠢、被洗腦的對方,當成沙包不斷攻擊只是藥石亂投。放眼世界,這些人原來都是在我們附近的人,可能是家人,可能是朋友,因為一開口就會引來無意味的爭吵,所以選擇無視就算。溝通需要想像力,想像自己的意見有可能是錯誤的能力。不是為了認同對方,而是放下執着,開放心懷了解對方的想法,以及背後的原因。只有放下種種前設,才可以達到真正的交流。至於說服對方,也只可以在知己知彼的情況下才有機會發生,針對對方真正的利益和需要來判斷策略,比謾罵或嘲笑有效得多。有時候真誠的詢問,而非帶有預設答案的問題,反而能夠令雙方冷靜整理思維。

只在朋友圈中的表態是廉價的,只有深入了解在圈子以外的思維,甚至代入對方嘗試深入辯護,才有更大的價值。同理心是痛苦的,真正的互相了解帶來的往往是思維上的掙扎。因此而放棄溝通可能是人之常情,是自我保護機制有效發揮的結果。

世界早就變得和平,如果我們都可以溝通,如果互相可以理解和尊重。

延伸閱讀:《臉書會深化政治對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