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幾時再放假呀?」
「暫時都未有出遊需要住。」

放假同旅遊,在香港人的心目中,兩者之間幾乎是等號。放假留港,WiFi照開,msg照響,工作照做,你就是欠缺一個拒絕世界的原因。唯有旅行。

旅行,於我,曾經是不用考慮的事。幾千蚊買起幾日俾自己,一個人去旅行,靜一下,感受一下周圍,安慰一下自己。現在,即使見到平機票,也沒當年的出走衝動,相反,總是有千萬個推翻自己的理由。

工作很忙,花費很大,假期很少,說到底大概是一種懶惰。從某天出差起,我覺得執行李好煩,去幾日但就好似塞成間室入喼咁。我覺得我已經老了,憊態從這些點滴之間流出。

友人 H 即將結婚,更準備與老公一起移民,入籍他方。我一邊聯想到未來她將面對的一連串困難,另一邊我卻暗暗羡慕著她。今天的我,光是為著一次出遊也夠煩惱。一場移居的勇氣,我實在提不起。

記得小時候,我過早對於遊樂場失去興趣,情況叫我爸媽擔憂。早熟的我老早看清,歡樂天地的彩虹﹑冒險樂園的推銀仔,一切都是吸金的遊戲。對照今日,無力旅行的自己,何嘗不是另一場自甘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