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申:非行山實用文

忘了從何時開始,大家放假喜歡去行山。小時候,行山郊遊是「好大件事」,要放長假休息幾日才會「運動」一天;來到今天,我竟然可以四日假走過四條不同的路。打開 facebook,滿滿盡是朋友們這幾天的戰績。回望這四天假期,我覺得從山水中收穫不少。概略分享:

(1)小夏威夷徑

入西貢的小巴,路過井欄樹,同行的人隨口一句:「這裡應該可以行去將軍澳」,回程的時候,我們便特意提早幾站下車。從井欄樹嘗試步行往寶林。

走過一小段衛奕信徑,即見到「小夏威夷徑」的路牌。聞名不如見面。之前聽過好些將軍澳的朋友,說他們也有個秘密後花園--小夏威夷徑,今次終於有機會走一圈。

由於我們從井欄樹出發到寶林,所以大部分的路段都是下山樓梯,不會太吃力。全程基本上都是沿著水溪而行,又有林蔭,午後太陽猛烈仍覺舒暢。

水溪有一座倒塌的水壩,造成小小一座瀑布,甚是壯觀。回家找資料才知道,原來「小夏威夷徑」是古道之一,而且歷史故事頗為豐富。

早在百多年前,英國商人在此建造麵粉廠,築起水壩。經營不善之下,商人自殺,水壩荒廢倒塌,成為今日的瀑布。後來於 1950 年代,此處圈成「小夏威夷泳池」,卻不幸地發生多宗兒童遇溺事件,泳池關閉,至今成為行山人士的景點。

當我走過這段路時,我沒有想到原來腳下的路,百多年前可能已經有人踏過,面前的水壩竟也是遺跡,忽然覺得歷史與自己很接近--而且這些故事從來不會在教科書上出現,大歷史總是忽略了這些小人物的故事,然而偏偏這些事蹟才是最貼近今人的生活。

(2)谷埔紅樹林

說到今人生活,我這幾天再訪谷埔。由鹿頭出發沿著香港北部海岸走,遠眺(其實一點也不遠)沙頭角和鹽田,隱約之間還看到鹽田港的貨櫃和吊機。

一年多前,為了尋找蘆葦草,我才第一次去谷埔。那時我的印象是覺得路很易行,而且風景還不錯。遍地紅樹林,還有沼澤倒映天色,算是性價比甚高的路線。

日前再行,我們走入小徑,近距離看那些客家老屋,建築物上的裝飾精緻,顏色猶存。可以想像,它們初建時應該是相當美麗。很多建築物都寫著「蘭桂騰芳」,原來與「蘭桂坊」無關(爛),而是比喻子孫顯貴發達。

另一邊的村校--啟才學校,亦建於 1932 年。村長宋煌貴形容,建築仿黃埔軍校而起,全盛時期有近百學生。可想而知,當年村內人口之多。

今次再遊谷埔,我最大感觸的是大片紅樹林被斬,看到我好心痛!!!

我不肯定是否自然還是人為所致,回家找找資料,看得我七孔出煙!根據《蘋果日報》去年報道指,原居民不滿私土地遭政府強徵活化保育,大規模破壞紅樹林,以及其他樹木,包括:祖先種下的風水林。然而,法例無權規管私人土地上,破壞生態環境的行為。

當你看著那些紅樹林,一株株被斬頭的樣子。它們又沒有腳,避不開你的斧頭。流入大海的河水水勢,也顯然較年多之前轉弱。景觀也好,自然生態也好,我都找不到砍掉紅樹林的原因。

同行的人說:「斬風水林的人,會得到報應的。」我心裡也暗暗認同,心想:但願如此。

***

我想,人對於自然是有一種感情的,每個人走在藍色的天空下,綠色的草叢中,總會找到自己的位置,自己喜歡的部分。現代人生活的場所,大多都距離自然甚遠,但食用的、使用的很多都來自自然。看不見,不代表它們不存在,或者與我們無關。

讀書時,琅琅上口背誦過好些山水詩句,至今仍然記得。那些官場失意的古人,寄情山水,逃避現實的不滿;對照今日,尤其像我們這種,平日上班長時間對著電腦螢幕的人,放假行山是讓眼睛休息的最好活動,也是暫別繁囂現實的一道裂縫。

離開城市回到山林,我認為箇中意義遠大於逃避現實,也是另一種的教育。那種教育不如看書接收知識,而是你在探索自然的時候,遇見陌生的新奇的東西,勾起你對未知世界的好奇--小夏威夷徑為甚麼叫做「小夏威夷」?「紅樹林怎麼不見了?--等等。抓住了問題,再自發去尋找答案。

無論何時何地,問題總是認識世界的開端,而知識無分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