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Posts By 投稿作者

Latest Posts | By 投稿作者
考得唔好同我入嚟——匹夫不可奪志
1 年前

考得唔好同我入嚟——匹夫不可奪志

By  •  校園, 生活

文:賽德克

是咁的,行年廿七,個幾月前,飛左嚟南美,而家仲喺阿根廷玩緊,前幾日香港放榜,勝者固然興奮,敗者難免沮喪,見好多學生好躊躇,所以想講一個故事,一個自己嘅故事:

我長大於不折不扣嘅基層家庭,到出嚟做嘢之前,屋企都攞緊綜援,但其實「窮」唔係重點,家庭教育先係問題。唔似得好多中產家庭咁,細細個已經可以學呢樣學嗰樣,唔會有人迫我做功課同默書,童年生活就係落公園同睇卡通,仲有坐喺屋企戆居居。就係咁,六年小學過去,好好彩竟然入左間band2中學,不過其實唔知係乜嚟。中一上學期,全班四十人,考三十八,全級二百四十人,考二百三十幾,攞住張成績表嗰刻,唔知點解,突然覺得於心有愧,對唔住阿媽,可能呢啲叫「開竅」。下學期,開始上堂聽下書,測驗考試溫下習,結果,大考幾乎科科八字頭九字頭,一跳跳左去全班第十,全級五十,如果唔係拉埋上學期成績,剩係計大考,應該全班第一。不過,幾乎科科八十,有一科唔係,嗰科叫英文,得五十幾分,僅僅合格,完全唔明英文想點,連最基本嘅present tense都唔知係乜——呢啲,今日叫做「輸在起跑線」,自細無打好個底,到大左突然瞓醒,先發覺自己乜都無,就算幾努力都好,語文唔係術科,唔係考試前坐低溫幾個鐘書就追到。新科狀元話唔信輸在起跑線,親身證明窮都可以出頭,係,係幾勵志嘅,不過孤例不足援。家庭教育真係好影響人嘅一生。
Read More

【學士無雙】「宗教研究?出黎做尼姑定神父?」
1 年前

【學士無雙】「宗教研究?出黎做尼姑定神父?」

文:邱洛彤

「宗教研究?出黎做尼姑定神父?」

我已經懶得去計究竟被問過多少次同樣的問題,不好笑又無聊,難道你認為小小一個本科學位可以勝任尼姑牧師修女神父住持長老……(下刪一萬字)?讀宗教研究的幾年青春與其說是要去了解宗教,倒不如認清目標:你要了解的是自己。

從課表說起,以我就讀的馬料水大學為例,宗教研究會就教授、Lecturer研究範圍開課,所以學系官網上的科目只供參考,有時入學前朝思暮想的某一課堂、某一位掛名明星教授可能在畢業時都仍然神隱未開過課也是意料中事。除了基督宗教、中國宗教外,近年在系上某位教授的大力推動下多開了相對冷門的印度教與伊斯蘭教課程,重點是此類xx宗教的 introduction課都會配搭考察直接帶你去台灣、印度、土耳其(幾年前聽聞仲會有斯里蘭卡)。此外另一個特色是有更冷門的拉丁文、梵文、古希臘文、希伯萊文課,當然只屬基礎程度,自是勢不能獨自讀通原文,但這類語言在理解典籍與古時社會方面的確有其用處。試想你跟朋友吃飯後拋下一句「我夠鐘上希伯萊文,走先。」型爆。

宗教研究分類在人文學科內,知識面上學習宗教相關知識(廢話),但暗地裏重要的是你看待世界的方法。人文學科與理工科目最大的不同在於,太多時候事情都沒有絕對是非,通通是選擇題;又與(基督)神學最大的分別是,我們負責從外在角度(Outsider)探討宗教與世界的關係,而非參與者(Insider)去細研經典。幾年下來我記得最清楚的金句,不是出自聖經、可蘭經、佛經或四十二章經,而是要「同情地理解」和「沒有邪教,只有不被認可的宗教」。對於有特定信仰同學,宗教研究可能會是你從不同角度了解自己信仰的好方法;但對於沒有信仰的人,恭喜你,你擁有最有利的條件去讀宗教研究。追尋知識應該是無分優劣,所以什麼宗教都要接觸、什麼經典都要研究涉獵,絕不能懷抱「我信天主教架,唔會讀道教/摩門教/印度教」或「ISIS(伊斯蘭國)咁恐佈伊斯蘭教嘅堂都係唔好預我」此等狹隘想法就想安然渡過四年。每讀一個新課題,感覺上就似開啟一個新世界,去設想為什麼這個宗教會發展出這些教條?某些特質?同一個宗教一百年前與一百年後為什麼會差那麼遠?為何伊斯蘭教主張和平又會發展出ISIS?到底聖經所載同性戀行為是否罪無可恕不能接受?雖以宗教行為作為媒介,但一切討論其實歸於社會。與其說宗教研究是研究宗教本身,更正確的形容是我們關注宗教中的人/信徒在社會中的表現。了解後,就會發現原來宗教研究聽落沉悶兼離地實質上親近又好玩。

當你懂得進入不同世界去看待社會,就會發現原來西方宗教佔霸了主流論述、媒體力量、中國禁止信仰但個人崇拜之舉風行不絕、香港原來有不同宗教植根發展,支持了不少少數宗教的信仰基礎。於是你開始發現社會的混雜性、世界的宗教趨勢(例如伊斯蘭教在西方社會快速成長)、甚至影響了政治、文學、經濟等不同面向的發展,而發現世界原來不止有白人、黑人、黃種人,細分下每個人都是獨特而美麗的個體,開啟無限視野去理解、知情、在乎非我族類,繼而會發現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

可能很多人對宗教研究的興趣來自它是馬料水大學文學院聯招最低分的一科,打算「碌入黎」再轉系。Well我雖然不屑這種做法,但不會阻止你,反正宗教研究並沒有大家想像中的容易,要高GPA轉系需要付出不少努力。但善意提醒你一句,改變世界大開眼界的機會只此一次,一旦開竅後就沒有回頭路了。嘿,來接受挑戰吧。

《單身動物園》影評:+;![].我迷失在.* 這場﹍×°關係遊戲
1 年前

《單身動物園》影評:+;![].我迷失在.* 這場﹍×°關係遊戲

By  •  文藝

文:重堯

1

我很喜歡看 Dystopian Films。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當世界被想像得愈是崩壞,你愈能看得出目前世界哪兒正潛藏著什麼導火線。《單身動物園》說的,正是一個Dystopia:未來社會中,單身有罪,被發現單身的男女會被關進酒店,在 45 天內找不到有相似特徵的伴侶配對的話將變成動物流放森林。先談電影最明顯的設定:單身的人不配做人,要做動物。好吧,說起來有點人類中心主義(anthropocentrism),變成動物未必算是一種懲罰或降級;但尚且不要解構到這個地步吧。
Read More

《優獸大都會》— Zootopia,我和你身處的地方
1 年前

《優獸大都會》— Zootopia,我和你身處的地方

By  •  文藝

文:喃語

Zootopia,所有動物都想居住的地方。於這個世紀,不論是草食性還是肉食性動物,都因為演化,改變了獵物和獵者的地位,兩者和平共處。尤其是在這個城市裏,大家都各司其職,摒棄天性,人人亦可以向夢想出發:例如說,獅子老虎大笨象可以做警察,體型輸一大截的兔仔茱莉也可以做警察。只是,天性尚且可以克服和戰勝,但對人的既定印象,又豈能輸易改變?

Zootopia一詞,其實是改自Utopia,即是烏托邦。不難發現,電影名稱是暗藏了「動物世界的烏托邦」這個意思。然而,烏托邦哪有那麼容易存在?即使茱莉是那樣努力了半世人,亦完成夢想當上警察,卻總是沒有幾個人把她當一回事。這個動物世界,其實只是人類世界的縮影。

Read More

緬甸義教系列:重修垃圾山旁的學校
1 年前

緬甸義教系列:重修垃圾山旁的學校

By  •  生活, 社會

(編按:刺青雜誌與NGO Connecting Myanmar 合作,為去年參加緬甸義教的同學提供一個平台,發表自己對這個地方、人民和此次義教的所思所想。作者此行並非到緬甸義教,而是到泰緬邊境城市美索重修學校。題為編輯所擬。)

文:Cheung Kit [email protected] Myanmar

誤打誤撞從朋友口中得知這個交流團,想不到就得到了一段最難忘深刻的旅程,認識了一群很有愛、很勤奮、很幽默的緬甸人,亦了解了很多關於緬甸的現況。

Saya Kyaw是Science and Technology Training Centre (STTC)的創辦人,第一天就要校長等待我們,準備開車時發現校長也是我們的司機。而這麼多年來,無論小至午餐、下午茶、駕車、買材料,大至財政、行政、教學,一切一切都是Saya Kyaw, Sayama他們倆夫婦一手包辦。他們因受一些不好的人逼害,不能在緬甸的家鄉做獸醫、做工程師。來到美索(Mae Sot)後就辦了STTC這所職業學校。他們自己也有三名很可愛的親兒女,同時一直視學生如自己親生兒女,希望他們長大後能養家,成為一個有技能、有教養的人。他們的家就是STTC,生活、學習、工作都一起在這個屋檐下渡過。運作一間非政府非利的學校,他們面對的財政、人手問題十分多,幸得幾位國外的建築師、工程師、英文老師義工、還有零碎的捐款,與他們一起撐起這所有著濃厚人情味,有著很大抱負的學校。
Read More

緬甸義教系列:於帕安義教的反思
1 年前

緬甸義教系列:於帕安義教的反思

By  •  生活, 社會

(編按:刺青雜誌與NGO Connecting Myanmar 合作,為去年參加緬甸義教的同學提供一個平台,發表自己對這個地方、人民和此次義教的所思所想。題為編輯所擬。)

文:Rachel [email protected] Myanmar

“Good afternoon, teacher.” “Good afternoon, class. Sit down, please.” “Thank you, teacher.” 這個暑假我短暫任教於位在緬甸帕安的Karen Students Center,對Grade 9的學生進行每日兩堂的創意英文課程,而向老師問好是每天英文課前的例行公事。全班起立,雙手合十,孩子們便會以最精神的語氣說出上面這段問候。

到了教學最後一天,我和夥伴Sean設計了一個遊戲讓他們闖關,其中的一道關卡是聽一段錄音,回答問題。我這才驚訝地發現,原來他們聽不懂每天都會說一遍的”afternoon”。
Read More

緬甸義教系列:Hostel裏的日與夜
1 年前

緬甸義教系列:Hostel裏的日與夜

By  •  生活, 社會

(編按:刺青雜誌與NGO Connecting Myanmar 合作,為去年參加緬甸義教的同學提供一個平台,發表自己對這個地方、人民和此次義教的所思所想。題為編輯所擬。)

文:Faith [email protected] Myanmar

 

7月5日

Hostel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剛踏進來,布達佩斯大飯店一般的色彩把我的眼睛變得像讀油畫一樣貪婪。可愛的金色夕陽是易逝的歡愉,但hostel的墻壁是鑲嵌了國旗的,永不褪色。法國,英國,德國,日本,馬來西亞,荷蘭,美國,中國,波蘭,吃早餐的時候,不同的語言膚色和氣質都混在橙汁裡,我饒有趣味又慢吞吞地地品嘗。一位馬來西亞的人類學學者一邊就著街角的印度鼓聲,一邊向我們介紹這座城市:蘇蕾塔斜對面的青年遊行,穆斯林和佛教徒的婚姻改革,著名的緬甸時報,發臭的日本料理,印度出品的油炸鬼,無數的義工組織,隨處可尋沒有版權的翻印好書,小偷割口袋的好伎倆。我們囫圇吞棗,大約記住了這條街走到盡頭後往左是繁華安全地帶,往右在夜晚則是禁區。

  Read More

緬甸義教系列:我在緬甸帕安的日記
1 年前

緬甸義教系列:我在緬甸帕安的日記

By  •  生活

(編按:刺青雜誌與NGO Connecting Myanmar 合作,為去年參加緬甸義教的同學提供一個平台,發表自己對這個地方、人民和此次義教的所思所想。)

文:Yulo [email protected] Myanmar

6月8日 雨

來Hpa An的第三天。晚上有一隻蚊子在蚊帳裏,所以被叮了好幾下,不能安穩入睡。 今天也沒有特別的活動,所以就不寫太多了。倒是晚上洗完澡後,我們和泰國的朋友來了一個 deep talk,夾雜著政治、社會的話題。有時候我覺得自己的視野太窄了,總以為香港的學生會知多點 (畢竟我們這邊資訊科技比較發達),這一種的自滿令我們變得更井底之蛙。除此之外,很多時候我都會因為自己的驕身慣養而感到慚愧。雖然說我在行程前就有心理準備 (老實說當初我是視這次Connecting Myanmar為一個磨練的機會),我也會不自覺因蚊子而抱怨幾句,我也會想留在有空調的地方。於是我就問了泰國的朋友,到底他們會不會覺得我們是 spoiled kids。某位人兄(友善地)迴避了問題……所以看來,我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善了。我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在這個旅程中成長,特別是人多的時候,就容易產生磨擦;艱難的境況下,就容易把自我活出來,忘記了對別人的尊重。作為一個二十多歲的成年人,我也要 act like a mature adult。

Read More

香港翻譯淺談
1 年前

香港翻譯淺談

By  •  文藝

文:文青信箱

「甚麼是翻譯?」

這時每個面試官或申請人必定會提出或考慮的問題之一。

「翻譯是兩種語言互相轉換的工具。」
「翻譯是中譯英、英譯中。」
「翻譯是將書本、新聞轉換成其他語言。」

回想起我面試的時候,我都是這樣回答,記得當時的面試官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第二次面試的時候,再一次遇到相同問題,這次我的答案還時一樣,不過面試官除了詭異笑容外,他還要我即場翻譯一句簡單句子︰「the dog jumps over the fence」,就是因為這簡單句子,第一次讓我認真思考何謂翻譯。 Read More

《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 可恨人自有可憐處
1 年前

《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 可恨人自有可憐處

By  •  文藝

文:喃語

上年看了同樣是鄭保瑞執導的《西遊記之大鬧天宮》,相比起今年的《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不論是角色的立體、特技效果及演員演技等,今次實在是好太多了。今次電影還穿插許多佛理禪意,和加入更多讓人反思的問題,本文將略述一二。

真相重要還是心相?

從前每當讀到《西遊記》中的《三打白骨精》,我就好想打死唐僧這蠢人。他明知道孫悟空有金睛火眼,看得見所有真相,卻總不相信自己的徒弟,導致誤會橫生。兩個只相信自己眼見的事為實的人,總會因而傷害對方。 Read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