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About 隱君子

無八斗之才,但有一份對文字和理想的執著。創辦刺青雜誌,不為名不為利,只為追逐年少應有的夢想,以筆桿刺上輕狂。
Latest Posts | By 隱君子
時間在本土派的一邊,何必只爭朝夕?
1 年前

時間在本土派的一邊,何必只爭朝夕?

By  •  社會

投票沒錯是個人選擇,但這個社會是我們大家的。

有人說這是含淚投票,我不同意。楊岳橋唔係湯家驊、何俊仁,過往的抗爭,包括佔中,楊岳橋在幕後以義務律師的身份,做了許多,真真正正站在抗爭者一邊;而論口才、論述,從論壇的表現,坦白講他是超班。

梁楊兩人都是可敬的候選人,有兩票,我一定投哂兩個。可惜現實不是,在選舉一定的策略考量是理所當然。問心,你想多一個周浩鼎,定多一個楊岳橋?As simple as that. 有人說議事規則改不到,因為太多議案塞車。笑話。以政府敵視拉布的程度,把議案收回,再改議事規則,有幾難?拜託,我們面對的一個甚麼政府?有必要冒這個險嗎?

有人跟我說,楊岳橋係好,但可惜生於一個錯的時勢。那麼我們要問,這是一個甚麼的時勢?

政權橫行,我城自由點滴流失,豺狼虎視眈眈,我們只要下錯了一步棋,就全盤皆輸了。正因為如此,有勇,也要有謀。始終公民黨他們背後有很大的群眾基礎,搞社會運動進步是好,但走得太急,也擔心會失去群眾的諒解,眼白白看他們走向黃成智、狄智遠的懷抱。

時間在本土派的一邊,其實只是幾個月的等待,又何必只爭朝夕。

由記者變成公關—是對立還是分工合作?
1 年前

由記者變成公關—是對立還是分工合作?

Fish算是典型journal人,由新傳系一畢業出來就在紙媒當記者,港聞、法庭、醫療版都做過。「令我印象最深刻的,都是一些小人物的人情故事,可能因為自己都喜歡寫這些吧。」可惜,熱情終敵不過現實,長時間朝九晚十的工時,太辛苦,休閒時間不足,也沒有給她足夠空間發掘故事,令對自己有追求的她有很大的無力感。經過了兩年記者生涯,轉了行去做PR,先後在大學和NGO工作過。現在於NGO的公關部門負責對傳統媒體,撰寫新聞稿、訪問、專欄,籌備記者會。同一個場合,但已站在了不同的崗位。

公關是很多做厭/累了記者的朋友的出路,或者因為兩邊的技能比較相近,畢竟PR對最多的都是記者行家,認識傳媒生態如何運作,對公關工作幫助很大。然而,兩者聽起來還是很對立、很矛盾的事情,記者追求事實的真相,對於PR所說的一字一句都應抱有質疑,PR則給人有點滑頭的感覺,會做很多的化妝術,把事實真相改頭換面,包裝、掩飾、甚至扭曲,以符合公關的目的。最少在追求「真相」的層面,兩者看似是對立的,由記者轉做PR,不會有掙扎嗎?這個疑問一直在小記的腦中盤旋。 Read More

台灣觀選手記:公民自治作為方法
2 年前

台灣觀選手記:公民自治作為方法

By  •  社會

島國飄搖,台灣的政治,曾經是悲涼的。由黨外運動走到解嚴,兩次政黨輪替,台灣之子淪為階下之囚,曾是國民新希望的馬英九只是窩囊廢。在大國政治的狹縫中掙扎求存,曾遭美帝背叛,對岸的中共咄咄逼人,國際上幾近孤立無援。多年來經濟萎靡不振,資金人才外流,社會不公而民怨四起,在這樣的低氣壓政局下,一千多萬的台灣選民,又一次走進了投票所。

很多人把希望投放在小英總統身上,然而,對政客過份信任從來是危險的,畢竟當日馬總統還是小馬哥的時候,人民的呼聲和熱情,不比今天的小英總統少(對比2008年馬英九得票七百六十多萬,得票率約58%;2016年蔡英文則得票六百八十多萬,得票率約56%)。當然小英及其團隊政綱和多年來的努力值得肯定,但畢竟在野時喊得響亮,坐上了權力的寶座、面對現實政治(中共的壓力、經濟挑戰、泛綠版塊內部矛盾),又是另一回事。 Read More

假期政治學
2 年前

假期政治學

編者的話

對於大人細路,經過忙碌的工作和學業可以放假幾天,偷得浮生半日閒,自然是普天同慶的大樂事,但其實自古以來,假期作為國家體制認可以至推動的日子,其意義本來就遠超了常人心目中的休假日。是代表了一套國家默許和鼓勵的價值觀,稱之為意識形態透過公權力的軟性體現,亦不為過。例如美國獨立日、英聯邦國家的英皇壽辰,和大多數國家都有的國慶日,都離不開凝聚國家意識和向心力的意義,五一國際勞動節,則代表了上兩個世紀社會主義和工人運動的重要一章,也是現代其中一個最早期的國際性政治假期。至於宗教假期的歷史遠為悠久,無論是古羅馬、古埃及,還是古印度和古波斯,都有各式各樣的祭典和節慶,祭天神聖靈(多神教),或者天地萬物(泛靈派)。 Read More

誰馴化了誰?— 由狗肉節談起
2 年前

誰馴化了誰?— 由狗肉節談起

中國人,所謂「四腳爬爬,背朝天,人皆可食之」,上個月廣西狗肉節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口誅筆伐,輿論壓力當前,有國人堅決捍衛國情不同的「吃肉權」。至於多數反對吃狗的朋友,主要出於情感上的厭惡,反對吃狗,只有弱弱的一句:狗是人類的好朋友。理據未免薄弱,難道牛不是農夫的朋友麼?牛豬羊雞鴨魚,同樣是動物,不是所有動物皆平等嗎?為甚麼有些動物(狗、貓)比其他平等?當中存在邏輯上的不一致性,又如何辯解? Read More

專訪少爺麥啤廠:重塑那個香港製造的時代
2 年前

專訪少爺麥啤廠:重塑那個香港製造的時代

文、攝:隱君子

一旁是海邊的駕駛學院,一旁是林立的工業大廈,走在鴨脷洲的利南路上,很難想像少爺麥啤廠(Young Master Ales),就是隱身於這些芸芸工廈之中。記者是在旺角一間非主流的小酒吧第一次嚐到少爺麥啤,手工啤在香港興起,其實也只是近三四年的事。酒廠位置頗為偏僻,在海怡的巴士總站下了車,還要走二十多分鐘的路程,在工廈搭升降機上四樓,就會在走廊見到幾道紅色的大門,上面貼了醒目的貼紙:「少爺 YOUNG MASTER」。 Read More

沒有停下腳步的人—專訪區家麟
2 年前

沒有停下腳步的人—專訪區家麟

文:隱君子

攝:周回

資深傳媒人、作家、知名博客、講師,說起區家麟總會聯想到一大堆銜頭,但熱愛遠足的他,或許更安於行山愛好者的身份。區家麟在他的專欄和博客經常都會分享平日行山的趣聞軼事,即使在外地旅遊也會專誠走訪當地的名山大川、綠林鄉郊。也許是出身傳媒,對於身邊的人和事總抱著一種好奇,渴望去了解和發掘背後的故事,驅使他用雙腳行遍世界各地,感受當中的生活和文化。 Read More

百年歸於孤寂:最後一代香港人
3 年前

百年歸於孤寂:最後一代香港人

HKTV的網劇《來生不做香港人》播映完畢已經大半個月,毀譽參半,但總算一套有誠意有深度的好劇。《來生》播完之後立場新聞找了張堅庭和鮑偉聰,做了一個訪談,令我思考的反而比劇集更多。他們各自以自身的中港經歷,以及中國人的身份認同,解構《表姐,妳好嘢!》和《來生》兩套劇集裡面的隱喻和意象。身為兩個世代的香港人,張堅庭代表傳統老一輩思想,對於中國有份深厚和堅實的鄉土之情,印象中的大陸人樸實、可親;鮑偉聰沒有了這些源於日常生活和人際關係而生的感情,對於中國更多是文化上的想像,跟許多香港人尤其知識份子一樣,這些想像主要來自中國歷史和文化的自豪感。容我借用學苑最新一期專題文章<香港人意識—雨傘世代的命運自主意志>的分析框架,以Jan Assmann的術語來說,張堅庭的情感既有溝通回憶 (collective memory) 的成份,也有文化回憶 (cultural memory) 的部份,而鮑偉聰則經過了一個世代的過渡 (transition),轉化成以文化認同為主的身份構成。

Read More

現實沒有自由,網絡世界能走多遠?
3 年前

現實沒有自由,網絡世界能走多遠?

這是一個互聯網的世代。很多人曾經對這一句話有無窮的憧憬,因為網絡看似無遠弗屆,看似無拘無束,彷彿已是自由的化身,也因為互聯網代表了新興的世界,年輕人會寄望它是挑戰舊有秩序最強大的武器。的而且確,過去十多年間網絡推進了大大小小的社會進步,帶動了各種論述和思潮,但單純將網絡視為一個能隔絕、抽空於現實的國度,以為現實中缺失的自由和空間,可以在網絡世界中填補,這一條路,又能夠走多遠? Read More

沒有街坊,也就沒有了街
3 年前

沒有街坊,也就沒有了街

我們每一天都會行經各式各樣的街道,穿插在橫街窄巷之中,到餐廳用饍、髮型屋理髮、時裝店買衫、商業大廈上班。縱使街道在生活中是那麼的不可或缺,我們總會把注意力放在列在街道兩旁的商店和建築,反倒忽略了、忘記了把城市串連在一起的媒介。英文字 “street” 源於拉丁文 “via strata”,即鋪砌的路,傳統上跟“road” 可以交替使用,但現代的城市規劃把兩者作出了嚴謹的界定:“road” 的主要功能是交通,”street” 則作促進社區和居民交流之用。換言之,街道之所以是街道,是因為它們所連接的社區和建築,有本身的生命力,沒有了社區的元素和社區居民的人情和空間,街道也就失去了顏色,只是一條灰色的柏油路而已。 Read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