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About 張莉莉

生於回歸之年,胸無點墨,唯有半腔熱血,愛文學,本著一不做二不休的態度追夢。
Latest Posts | By 張莉莉
Freshman之年
1 年前

Freshman之年

By  •  校園

入大學之前,有人說過「幻想未滅時最美」,大學是一個很現實的地方,你也會變得愈來愈現實,說到底,大學並不是天堂,不必對大學有太多幻想。中學時代,我就讀某間所謂的地區名校,老師總是鼓勵同學要努力讀書,把大學塑造成烏托邦,彷彿只要進了大學,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前途可是康莊大道。想當年,三大之名人人趨之若鶩,一年過後,十居其九能夠上岸成為三大門生的人,也許會發現三大賦予的優越感,除了讓父母能在親戚面前耀武揚威,沽名釣譽,其實也沒多少時候可派得上用場,自然沒什麼值得可喜。三大與不三大,對於上了岸的人來說,本來就不是什麼一回事,進了三大不等於鯉躍龍門,某幾門學科更被同學揶揄為「乞食三寶」,考試和論文還得捱更抵夜的做,跨不過大學門檻也不代表無法出人頭地。

曾經我很想到中文大學讀書,除了是因為鄰近我家外,中大的人文精神和景色更深深的吸引著我,但最後我考不上馬料水,卻進了薄扶林。起初我感到很氣餒,更一度想重考公開試,那麼我便可以享受書院生活,更可以在繁花盛開的環境下受到人文教育的薰陶,閒來無事可以坐在草地上看書,在烽火台討論時政,跳出填鴨式教育的框框。相反,那時我對薄扶林沒有什麼認識,眼見面書上滿是男神和女神page,猜想這裡到處都是男神和女神,不少同學可能一下課便會去蘭桂芳蒲,這裡又奉行精英主義,少了一分人文精神,顯然這並不是我所憧憬的大學生活。

然而,在這一年裡,甚麼男神和女神我都是沒有認識到,會去蘭桂芳蒲的人我一個都未見過,其實這些人只是佔很少數,坊間對這所大學有太多誤解,大部分同學都不是這樣的。一樣的米養百樣的人,每個圈子裡都會有好人和壞人,薄扶林裡有不少的好人,我們並不用去劃分某一間大學的人是怎樣的,反正這些都只是標籤而已,根本不能作準。哪怕別人總是說港大的人多政治冷感,但熱心時政的同學倒是義不容辭,總不能一概而論。我在year1感受最深的是,從前我對入不了中大耿耿於懷,但現在我發現活在當下並沒有甚麼不好;假如當時真的進了中大,可能會參與書院活動、讀本來想主修的社會學、下課後跟著大伙兒坐船去西貢郊遊,但也正是因為我沒有跨過中大門檻的緣故,我才能發現到大學的中史是何其有趣、參與辯論、做了某個很喜歡的莊的附屬委員會、發掘西區與別不同的小店……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猶記得放榜那天,一個老師曾說過,你自以為是最好的地方,很可能不適合你。其實在不同的圈子成長,就有不同的經歷,沒有所謂的好與壞,這些經歷都同樣珍貴。有不少人因為未能考獲心儀的大學或學科而一蹶不振,有的或會再考公開試來實踐自己的夢想。我不否認下定決心追夢是好事,但換個角度來看,根本不用去比較哪一間大學較好,介懷自己讀甚麼學科或大學,在不同的環境下,都能獲得珍貴的經歷,有所成長,珍惜當下給你的一切可能又會有不一樣的故事。

論出pool,自從入了大學之後,身邊的人也愈來愈關心出pool。初入大學時,身邊有朋友說大學第一件事就是出pool,「我好想出pool呀!」、「我唔想A住grad呀!」諸如此類的說話已經聽過無數次。有時我會想,人們之所以出pool,是因為他們真的互相喜歡對方,還是只是為了完成大學的五件事,為了出池而出池?他們出池的速度快過過山車,剛好認識了一兩個月就已經出池了,更甚者在這一兩個月裡,錯誤地獻出了貞操而後悔。人們總是說,人一世物一世,要搏盡無悔愛一次才算無悔,我不否認這種說法。但我大學裡觀察到的現象卻是,感情的世界就像是充斥著捕獵物與捕獵獸的地方(我無意物化任何人),為了出池而出池,不消數月就散了。其實他們從來都沒有認識過對方,只是享受出池這件事帶來的快樂,有人陪伴,而不是喜歡和對方相處,即是說,其實對方是任何一個人都可以,總之只是想有個人而已,只有對方的相貌和性格不太差就可以了。很多人都沒有想過為什麼自己非要這樣做不可,就像是大學五件事,為什麼一定要完成了這五件事才算是大學生呢?世界那麼大,其實有很多東西都比這五件事重要,我們本來就不應該被這些框框界限了自己。

論讀書,中學讀過六年中史的我,甫進大學就沒有讀中史的意欲,而且在當時來說,我比較想主修社會學。然而,在誤打誤撞之下,我在第一個學期讀了一課中史,然後便結下了不解之緣。大學與中學的中史截然不同,可說是完全推翻中學的知識,強調求真的精神,特別是那些教授,他們精通多國語言,又由史記說到易經占卜,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彷彿是一部活生生的百科全書,這一度令我感到學海無涯。中學時代,評論歷史人物功過依賴教科書上的片言隻語,至於是書本說法是否正確,我們也許不會重視。上到大學之後,卻很重視考證資料與出處,中學知識往往一葉障目,不見泰山,根本不能建立一個完整的歷史觀,更遑論是讀通歷史。

論政治,在大學接觸到的歷史改變了我的政治觀。以往,總是以為有共產黨,因而有惡劣的中國人,於是要反共。但事實卻並非如此。中國人的劣根性打從二千年來也沒有改變過,喜歡圍觀看人被處決或受害此其一(如日俄戰爭和文化大革命),喜歡造假(如古人服砒霜不死,到現代黑心食品),政治上需要指導路線(如儒法思想統一到現今共黨思想),篇幅有限,故不在此詳述。一年過後,我傾向相信先是因為中國人有劣根性,所以才會出現共產黨,說起來相當唏噓,二千年來中國人的劣根性絲毫沒有改變,經過了英國的殖民統治,香港與中國顯然就變成了兩個民族。

每年都有人說,要做齊大學五件事才算搏盡無悔,又謂道四年一夢。所謂大學五件事,我似乎沒有正式做過任何一件事,又沒有認真思考過四年一夢是甚麼。縱是如此,我已經在大學做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敢說搏盡,卻無悔了。

畢竟freshman 之年,人與事太多,時間太少。這是我在第一年感受到的事,你呢?

送你一杯長島冰茶
2 年前

送你一杯長島冰茶

By  •  文藝

長島冰茶,以冰茶取名,實以四種基酒,即伏特加、琴酒、蘭姆酒、龍舌蘭酒,再加可樂和檸檬調製而成的一杯雞尾酒。長島冰茶是烈酒的一種,每種基酒濃度是百分之四十,縱然沒有紅茶的材料,也有紅茶的色澤和味道。據說,長島冰茶起源於20年代美國禁酒令期間,一次警察破門而入打擊私酒販賣,酒保為求自保,於是把所有基酒一併調製,並加上一片檸檬,聲稱是冰茶,倖然逃過一劫。

置身諾士佛臺的樓上酒吧,淺嘗一口長島冰茶,嗯,果然易入口。四周播放柔和的音樂,桌上有一點燭光,人又少,洋溢一片和諧的氣氛,多麼的靜謐,一個寧靜的晚上。樓下的人在叫囂,在吵鬧,擠在狹窄的通道,為著Happy Hour而歡呼,渴望一醉方休,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將會有更多未知的困難,天一亮,又要糾纏掙扎在無止境的人事紛爭裡,案頭上的工作再多還得去做,不如就這樣安睡在燈紅酒錄的世界裡,借一瞬間逃脫釋放。 Read More

Addendum: 將摧毀推向極致
2 年前

Addendum: 將摧毀推向極致

By  •  文藝

插上耳機,安靜好幾秒,歌者在無伴奏之下由「真想帶你見見我剛識到的她」一句開始演唱,直到「試圖再努力愛」,一下子,什麼都沒有,歌聲止住了,如同午夜夢迴,如同低聲細語。心息了。發現過往十年只有自己一直迷戀美化過去的假象,再沒有喜歡哈囉吉蒂的少女,曾經喜歡過的人已經無端改了姓,披上嫁衣,執子之手獲得幸福。是時候釋放。CD一開首的耿耿於懷唱到一半便戛然而至,早已為結局埋下伏線。歌者開始說故事,電影上映了,耿耿之後,念念不忘。

十年來輾轉反側,難以入夢,要靠睡前服藥才能勉強入睡。服藥之後,迷迷糊糊,女孩的樣貌也變得模糊起來,他不禁生出一句疑問「模糊輪廓後是特別美好嗎」。詞人語帶雙關,假借服藥幻象之名,實寫十年來把回憶美化,即使十年前心愛的人有任何缺陷,在回憶的洞口裡,一切都是完美的。在歌者眼中,迷戀一個人達十年之久,每晚都情不自禁地想起對方而不能安枕,就像被施了咒術那般下了降,縱是如此,他依然自欺欺人,在睡前服道出一句「明白你只在彌留的一剎/願意待我好/卻不會/再夢回」,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不能自拔。遺憾,自己在對方的生活當中根本沒有了影,在羅生門裡,前度回應「迷戀蔽眼才給美化」,她什至指出對方夢裡每夜遊蕩的纏綿黑影,本來就已經安葬,無關痛癢,心如止水。對方有沒有睡前服藥,又與己何干,畢竟都已經過去了,為何還要重提舊事。 Read More

Reg Day見聞錄
2 年前

Reg Day見聞錄

By  •  校園

縱然入讀文學院並非是我的第一志願,但我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已經是文學院的新鮮人之一。昨天,我一大清早便去到大學辦理入學手續,順道報名參加ocamp,以下遇到的事情倒是我意料之外,令我大吃一驚。

由於時間尚早,辦理手續的禮堂還未開放,於是我便站在門外等候。等候期間,十居其九的新鮮人都在喝星巴克,對,我必須強調,是十居其九,在視線範圍內的人幾乎都在享受中產的生活態度。記得之前在面書看過一張圖片,簡單解釋了三大的文化差異,有的去吃M記,有的去吃宵夜,其中星巴克就是這所大學的代表產品。那時我只是一笑置之,認為這是以偏概全的,沒想到事實果真如此。 Read More

專訪Crayfish Keepers:螯蝦與我
2 年前

專訪Crayfish Keepers:螯蝦與我

說起龍蝦,你會聯想起什麼?是盛宴上的一味山珍海錯,還是已被馴服的寵物?全港唯一的螯蝦專門店,坐落在觀塘林立的工廠大廈之中,小編一踏進店裡,看見各式各樣色彩繽紛的螯蝦,不禁大吃一驚,其中天空藍龍蝦更加引起了小編的注目。龍蝦不但是受歡迎的海鮮,在一些水族發燒友眼中,更另有一番意義。

簡單而言,螯蝦即是淡水小龍蝦,十足目,有五對腳,頭一對發展成熟,長出大鉗。在專門店裡,除了有螯蝦出售,也有其他甲殼生物,如米蝦、水晶蝦、螺和蟹。縱然螯蝦並非主流寵物,老闆Jeffery表示來買螯蝦的年齡階層十分廣泛,其中以年青人為主,當中也有不少女性顧客。 Read More

致辛一葉
2 年前

致辛一葉

By  •  校園

辛同學:

距離放榜也只有六個小時了,你緊張嗎?放榜了,我也不太清楚究竟自己是為了什麼而著急,明明一切都是意料之中,考獲驕人的成績,便順利成章享受我一直夢寐以求的大學生活;反之便是寒窗苦讀,再接再勵,畢竟我相信殊途同歸。面前只有兩條路可以走,副學士、高級文憑都不是我的選擇,在我看來,它們都是學店的代名詞,我可不能傾家蕩產去就讀一個沒有認受性的學位,再者要透過這種途徑升讀大學,根本是難過登天,只有少數的精英才能做到。於我此等平庸之輩,也是自身難保的。坦白說,對於未來,我並沒有什麼好猶豫不決的,不成功便成仁,但我卻徹夜無眠。一閉上眼,又會浮現那些可怕的惡夢,每晚我總是睡不好,每晚我都夢見自己名落孫山,一無所有。辛同學,你明白這種感受嗎?我不敢想像六個小時後會是怎樣。 Read More

考完DSE,我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2 年前

考完DSE,我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By  •  校園

想起來,這是一段瘋癲的日子。

為了讓自己精神抖擻,我自修室自由行,到訪十八區不同的自修室溫習,包括大學圖書館和教學大樓,背山面海,多教人心曠神怡,大學又地靈人傑,溫習自然事半功倍。我還記得,在幾個月前的今天,我六點便起來了,收拾好行裝便坐上顛簸的巴士一遊火雞大學,埋頭苦幹,那時圖書館外面載歌載舞,好像是選舉期吧,常常有人叫我投票,我覺著心虛頭也不回走遠了。我早午餐也在那裡解決,可以的話我真想借宿一宵。我家又鄰近中文大學,不消半小時便能到達,那時未圓湖紅葉盛放,美得只想把時間永遠留住,但如今未圓湖已經綠樹成蔭了。我坐在YIA溫習,落地玻璃的外面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我一邊憧憬著未來的大學生活,一邊與面前棘手的題目激戰搏鬥,腦海裡時而上演一幕又一幕戰爭,時而幻化成數字漫天飛舞,讀到累了,便到未圓湖走走,看花,看小動物,一切都是那麼的浪漫,那麼的逍遙自在。每回乘車,我在想,萬一失手了會乜乜乜,如果中英文都沒有星又會物物物,我放榜會不會哭呢,最後我又會不會愧對家人?想啊想,我都想到累了,與其無止境苦思冥想,遑遑不可終日,我倒不如努力磨刀利刃,試試自己刀鋒,盡吾志已是無悔。 Read More

第一次飲酒乜乜乜
2 年前

第一次飲酒乜乜乜

有人說,酒能解萬古愁,也有人說,酒入愁腸愁更愁。高中唸文學,自古以來的文人雅士都愛酒,舉杯邀明月,借酒寄託一己懷才不遇的愁懷,酒勝千金﹔電視電影的人物之所以在酒吧流連忘返,無不是為情所傷,抑或因事業失意,而開懷暢飲,一醉方休。我的家人都不飲酒,因宴會場合而淺嘗數口恐怕也是勉為其難的,家裡從沒有酒,他們也不曾鼓勵我飲酒,故此我對酒的認知非常少,自然未曾飲酒。我一度以為,酒的作用僅僅是銷愁。縱然剛剛過了生日,可我還是一個小孩,一個夠秤飲酒的十八歲小孩,除了為賦新詞強說愁,我沒有什麼愁可言,所以我不曾借酒銷愁,自然也滴酒不沾。 Read More

評《烈佬傳》:命運自主,抑或各有宿命
2 年前

評《烈佬傳》:命運自主,抑或各有宿命

By  •  文藝

一反黃碧雲昔日深沉的筆調,<<烈佬傳>>通篇白描,半白話半粵語入文,文筆平實簡潔,不加雕琢,縱然沒有其獨特的沉鬱意象的寫作手法,讀者讀起來時,反而更覺主角的悲哀。文末收筆之時,甚有餘韻,真可謂餘音嫋嫋,收不覺其為對。故事以第一人稱「我」即主角周未難為敘事觀點,講述自己小時誤入歧途,淪為道友,買賣毒品、偷竊,大半生在監獄出出入入,到了花甲之年,以前出生入死的朋友、院友都離世,自己改邪歸正,也放下了心中的包袱。他回望過去,語氣平淡,彷彿在喃喃自語,訴說他人的故事。 Read More

寫在公開試前夕
2 年前

寫在公開試前夕

By  •  校園

致S:

三月乍暖還寒,正當木棉樹花開之際,杜鵑鳥啼叫之時,考生們早已披上一身裝甲,磨刀利刃,挾著坐斷東南戰未休的氣概,在這場腥風血雨中與敵手一決高下,盼望凱旋而歸,撥開雲霧見青天。

在這個漫長的study leave裡,你理應溫習那浩如煙海的書本筆記,或是埋頭苦幹操練在案頭上堆積如山的舊試題,打通任督二脈,把不明不白的地方都弄得清清楚楚,衝鋒陷陣之時才能更得心應手。可是你並沒有這樣做。在假期裡,你不斷地調整心態,幾乎達到了吾日三省吾身的地步。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壓力是一把雙刃劍,你一直對這句話深信不疑,但你卻沒有把這個道理實踐出來。回想起一年前的你,去年今日,你從沒有釣勝於魚的心態,每次測驗考試你只著眼於別人的分數,然後無止境的追趕下去,肩上的包袱愈來愈重。至於是學習的過程,你從不在意,求學不過是求分數而已。但比得上別人如何?比不上又如何?迷失了才是最可怕。 Read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