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ssue 0115

非常正常
3 年前

非常正常

編者的話

時代躁進。一度擴展至維港「兩岸四地」的雨傘革命,如今只剩下政總對出的添美新村,作為象徵式的頑抗。新一年,新氣象。老掉牙的開場白,套在2015年頭卻儼如粗話,像政府凡事向好的宣傳片,殘酷得不忍直視。年輕一代的離心已經加大,可以想像,對此無動於衷的政權繼續統治下去,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Read More

非主流的城市綠洲:專訪 Cafe Matsuri
3 年前

非主流的城市綠洲:專訪 Cafe Matsuri

在旺角街頭除了隨處可見的珠寶金飾店之外,在街角派傳單的女僕也是日常風景。經歷過動盪的深秋,在旺角的女僕咖啡室 Cafe Matsuri 曾經成為過媒體的焦點,現在街道回歸「正常」,但人心已變。能夠保持不變的,也許是她們始終如一的宗旨。
Read More

率先創造出普選後的世界—專訪陳可樂@Wrong Side Cafe
3 年前

率先創造出普選後的世界—專訪陳可樂@Wrong Side Cafe

(編按:這個專訪是十一月頭做的,當時打算用來做第三期印刷版Recap的文章,後來旺角、金鐘被相繼清場,出版的計劃也就因而擱置。今期專題是「常」,很多人覺得清走了佔領區,生活終於如常,但我們的社會真是「正常」?正常與不正常之間,到底由誰掌握了話語權?又用甚麼準則是界定?佔領、普選、民主,跌跌撞撞,我們離「正常」有多遠?)

八月開學前,記者和友人相約在旺角一間樓上cafe吃晚飯,接過餐牌,才知道這間cafe叫「Wrong Side Cafe」。談笑間無意中透露了我們中大學生的身份,一位文質彬彬的侍應走過來說:「我也是中大哲學系畢業的啊!」說完他又回到鄰桌跟客人閒話家常,未幾,又走過來說給我們半價甜品。親切感令我們約定下次回到這裡再聚。誰料未有機會再與友人相見,已經再度碰上這個師兄。第二次碰面的場合不在cafe,卻是他在旺角佔領區,講述阻止「藍絲帶」拆路障時被揮拳打傷的經過,而在台上的他依舊一臉斯文。 Read More

常用字的不尋常發現
3 年前

常用字的不尋常發現

的、一、是、在、不、了、有、和、人、這,它們之間的關係是甚麼?登登登登,它們都是十大常用中文字。1998年,香港中文大學人文學科研究所的何秀煌做了一個《現代漢語常用字頻率統計》,橫跨中港台,列舉出7,072個常用中文字(詳細排名請見此)。

小吉細閱其中百大,得出以下十大非常小發現: Read More

創作者的日常儀式
3 年前

創作者的日常儀式

F:

如果你還記得,那時候我總絮絮地跟你細數我喜愛的作家日常生活的細碎,他們有何工作模式與習慣,你的回應不外兩種,要麼是「那你也可以學學他們啊」,要麼是「你總不能如他們那樣生活吧」。也說得不錯,我們搜括作者各樣的日常生活習慣,不就是希冀這樣麼:觀察他人的生活,從中挑出一些特點加以跟從、又放棄別的一些習慣,力求改進自己的生活?

記得跟你說過:村上春樹每天的作息十分規律,每天一早起床寫作,下午出外跑步,然後又再閱讀或做一點翻譯,晚上九時就睡覺,他認為規律的生活最能自我催眠,以便走入心靈更深處,讓文字從潛意識中浮現出來,一直持之以恆,平常也會跑步磨練身體,力求身心同樣強健;費茲傑羅酒不離手,相信酒精有助創作,理應潛心寫作的時候,卻又老是和妻子塞爾妲走遍城中的派對,寫作在世時最後一本出版的小說《夜未央》時,終需坦承酒精阻礙了寫作進度:「我越來越明白,一本長篇的精彩結構,或者在修改時最佳的知覺與判斷,原來和酒格格不入。」 Read More

請說服我,這城市一切如常
3 年前

請說服我,這城市一切如常

「怎樣過日子,才算是最正常不過?」上月前進進戲劇工作坊推出新文本作品《城市一切如常》,重新演繹英國劇作家Martin Crimp的 “The City”。在雨傘革命期間,導演馮程程提出何謂生活常態的討論。清場從旺角蔓延到金鐘、銅鑼灣,政府一再強調「市面恢復正常」之際,令人不禁疑問:「這城市是否一切如常?」 Read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