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ssue 0216

廣告、新聞和糖衣毒藥
1 年前

廣告、新聞和糖衣毒藥

編者的話

近期頻頻發生的「關公災難」,顯示在瞬息萬變的網絡世代,PR的角色越來越難當,以往PR是單向的訊息發佈者,要面對的頂多的記者行家的質詢。今天的PR首要任務當然是服務機構的agenda,宣傳產品、建立品牌、推廣活動,但同時要在網絡世界兼顧網民大眾的反應,敏銳的觸角、膽色、幽默感、接地氣的公關手腕,缺一不可。Uber、Mastercard輸在觸角太鈍,錯選代言人,Nikon勉強叫做用幽默感扳回一城,Shell則算近年公關界少見的大勝利。 Read More

李嘉誠話,剃腳毛買洗面奶
1 年前

李嘉誠話,剃腳毛買洗面奶

我們都玩過一個遊戲叫「XX話」。例如「老師話」。

你明明知道假如發號施令者沒有說「老師話」,你就不需要服從,但有時候你總是潛意識地習慣了照著做。

就好像李嘉誠沒有叫你剃腳毛,而你總是定時定候買剃刀、除毛膏,或脫毛貼。

為甚麼你要剃腳毛?

為甚麼我要買洗面泡泡、磨砂啫喱、導出導入機爽膚水精華素黑頭貼護髮素?

記得大約中一二時,臉上開始變得凹凸不平,家母說,女仔之家,大個啦,要買啲嘢搽下。但,搽甚麼?於是我開始上甚麼香討、美麗交換論壇,開始認識潔面泡泡和洗面奶的分別;原來化妝水並不是化妝用的;皮膚出油,竟然是因為太乾;要去掉角質皮膚才能好好吸收護膚品。

最後,我的書桌上多出了洗面奶磨砂洗面奶爽膚水精華素面霜暗粒水,各一瓶。我意思是,至少一瓶。

然而,皮膚仍是時好時壞,當然,大部份時候是壞的。記得一次友人說了一句,上星期食完M記搞到生咗粒暗瘡。粒。把這句話以畫面呈現,試想象面前一張白紙,有人伸手畫上一顆紅點。而本人的臉,就打從根本不是一張白紙,而是一張砂紙。所以呢,當時我心頭第一反應是,我也想試試生粒暗瘡的感覺啊!我臉上從來不只一粒暗瘡。

究竟我「搽」的東西出了甚麼問題?我就這樣認了命,對我就是天生一張難搞的臉。直到一天我覺悟到,「要買啲嘢搽下」這句話,關鍵字並不在於「搽」,而在於「買」。古人哪來玫瑰甘油保濕啫喱?我意思是,古人也沒有化學品,難道每個古人的臉都是砂紙?對,楊貴妃也護膚,用的卻不是化學品。

每天放這麼多的化學物質到面上,其實好可怕。對,請想象,中學化學課test tube裡的滴體,還有那個千叮萬囑你要戴上保護眼罩,令本來已是四眼一族現在同時戴著兩副眼鏡被而同學取笑一個下午的啊sir。我說的是這種化學物質。

可是我們都只覺得不用護膚品好可怕。

我們都被廣告,甚或是整個社會洗腦,不保養是恐怖的。「女仔之家要買啲嘢搽下」,「不消費」彷彿是「不修邊幅」的代名詞。作為女性,你要「買」。但有甚麼恐怖得過,把一坨坨的化學物質往臉上抹?只迷信護膚品的必要性,卻不去相信護膚品內的化學成份是皮膚的毒藥?女性要剃毛這個概念,很多人認為是男權父權的產物。而我更相信,這是大商家的洗腦過程,引導你買一眾脫毛產品。

要不然為甚麼李嘉誠要花錢請謝安琪一展雪白長腿推廣屈XX出售的脫毛膏?

到最後,廣告播完了,李嘉誠再也沒有叫你剃毛,但你會到屈XX買剃毛產品。I repeat,買。

我認為最無厘頭的推廣是,例如,這卸妝油以含天然橄欖油成份作賣點。但,既然「天然」橄欖油這樣好,為甚麼你不直接用橄欖油?你認為「天然」能夠作為一個賣點,潛台詞是,「天然」是好的。那麼為甚麼我們要不停消費化學品?

故事的結局,是我一刀切地停用了所有化學護膚品。在只用清水洗臉的一星期後,長期長滿粒粒的額頭變回一張白紙。然後,踏入20歲後,臉上其他部份的暗瘡也漸漸消退。現在,我只用清水洗臉,用橄欖油清洗防曬,I mean,真.橄欖油。至於磨砂,就橄欖油混合砂糖。上星期食完M記搞到生咗粒暗瘡。我終於明白這種感受。

人的皮膚是有自然調節機制,有自己的更新循環,用太多的護膚品只會打亂皮膚節奏。當然,每個人的皮膚狀態也不同,一套方法不能套在每個人身上。我明,真的,我也曾經砂紙。重點是,我們能嘗試從商家的洗腦謊言中跳出來,思考一下。假如停用化學品對你來說行不通,沒有問題。但重點是,我用護膚品是因為「我真的需要護膚品」,而非「我認為我需要護膚品」。那是一種信仰。

我們都活在一個由大商家製造的信仰下。

李嘉誠話,剃腳毛,然後買洗面奶。

我唔玩啦。

 

由記者變成公關—是對立還是分工合作?
1 年前

由記者變成公關—是對立還是分工合作?

Fish算是典型journal人,由新傳系一畢業出來就在紙媒當記者,港聞、法庭、醫療版都做過。「令我印象最深刻的,都是一些小人物的人情故事,可能因為自己都喜歡寫這些吧。」可惜,熱情終敵不過現實,長時間朝九晚十的工時,太辛苦,休閒時間不足,也沒有給她足夠空間發掘故事,令對自己有追求的她有很大的無力感。經過了兩年記者生涯,轉了行去做PR,先後在大學和NGO工作過。現在於NGO的公關部門負責對傳統媒體,撰寫新聞稿、訪問、專欄,籌備記者會。同一個場合,但已站在了不同的崗位。

公關是很多做厭/累了記者的朋友的出路,或者因為兩邊的技能比較相近,畢竟PR對最多的都是記者行家,認識傳媒生態如何運作,對公關工作幫助很大。然而,兩者聽起來還是很對立、很矛盾的事情,記者追求事實的真相,對於PR所說的一字一句都應抱有質疑,PR則給人有點滑頭的感覺,會做很多的化妝術,把事實真相改頭換面,包裝、掩飾、甚至扭曲,以符合公關的目的。最少在追求「真相」的層面,兩者看似是對立的,由記者轉做PR,不會有掙扎嗎?這個疑問一直在小記的腦中盤旋。 Read More

揭開面具──選戰偽術師 Our Brand Is Crisis
1 年前

揭開面具──選戰偽術師 Our Brand Is Crisis

民主選舉,選票投給不是候選人,而是候選人的面具。每人也戴著一副面具,只不過選舉中耗資請來的專家,度身為候選人訂造最受選民歡迎的一副面具,這些選舉戰術、公關的專家,於這套電影的中文譯名得以其名 —「選戰偽術師」。沒有騙入場的觀眾,戲名Our Brand is Crisis 開宗名義地說我們的品牌是推銷「危機」的概念,跟筆者一樣看錯 Our Brand is “in Crisis” 的朋友大概以為「這是品牌的危機」。電影定位成一套政治喜劇 (Political Comedy),不過政治角力的篇幅不多,幽默場景也只不過為胡鬧,可謂浪費了一線荷里活主角 Sandra Bullock 的才華。

美國選舉戰術家 Jane Bodine (Sandra Bullock 飾) 被邀到南美洲的波利維亞重出江湖,協助民調低落,排名嚴重落後的前總統 Castillo 再度當選。Jane 同時面對宿敵的挑釁 ,多次擊敗她而受聘於另一候選人的 Pat (Billy Bob Thornton …
Read More

賣廣告,賣新聞──談《摄魄》論真相
1 年前

賣廣告,賣新聞──談《摄魄》論真相

鐵路新聞播著片段,靜音車廂只有畫面沒有旁白,我背著電視,只見面前兩個男女。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

「是地震嗎?」男的問。
過了十多秒,女的問:「是騷亂嗎?」

我好奇,看進他們眼簾的,到底是甚麼影像?轉身一看,原來是瑞典反難民示威,蒙臉分子闖入火車站對外國遊客施襲。

沒有背景資料,沒有旁白解釋,影片在不同觀眾面前,可以翻譯出跟真相差天壤地的故事。

新聞,我們信以為真實,但這些新聞片段與真相的距離,到底有多遠?

* * *

何必館創作的《摄魄》,是一個關於戰地攝記的自白。作為一個戰爭的旁觀者,戰地記者拿著相機,鏡頭要拍下來的,到底是怎麼樣的真實? Read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