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ssue 0615

我冇醉!
2 年前

我冇醉!

編者的話

不說不知,原來刺青編輯部大半成員都好杯中物。作為不常喝酒的少數之一,甫聽到以《醉》為專題,即時抗議小圈子黑箱作業,自己專題自己揀,結果當然是無疾而終。

例會過後,我才驚覺我灌進了平生最多的酒精。事情的始末早已忘了,腦海中不少記憶斷片瑣碎分散,未能還原成一幅完整的記憶拼圖。過了忘/忙得不可開交以致脫稿的五月,直到今天當吉暝水寫一眾刺青編輯喝得酩酊大醉,(務求) 跳過上月專題的出版日期後,好像又有甚麼重要的東西回來了,並且重新寫入待辦事項當中。 Read More

專訪少爺麥啤廠:重塑那個香港製造的時代
2 年前

專訪少爺麥啤廠:重塑那個香港製造的時代

文、攝:隱君子

一旁是海邊的駕駛學院,一旁是林立的工業大廈,走在鴨脷洲的利南路上,很難想像少爺麥啤廠(Young Master Ales),就是隱身於這些芸芸工廈之中。記者是在旺角一間非主流的小酒吧第一次嚐到少爺麥啤,手工啤在香港興起,其實也只是近三四年的事。酒廠位置頗為偏僻,在海怡的巴士總站下了車,還要走二十多分鐘的路程,在工廈搭升降機上四樓,就會在走廊見到幾道紅色的大門,上面貼了醒目的貼紙:「少爺 YOUNG MASTER」。 Read More

第一次飲酒乜乜乜
2 年前

第一次飲酒乜乜乜

有人說,酒能解萬古愁,也有人說,酒入愁腸愁更愁。高中唸文學,自古以來的文人雅士都愛酒,舉杯邀明月,借酒寄託一己懷才不遇的愁懷,酒勝千金﹔電視電影的人物之所以在酒吧流連忘返,無不是為情所傷,抑或因事業失意,而開懷暢飲,一醉方休。我的家人都不飲酒,因宴會場合而淺嘗數口恐怕也是勉為其難的,家裡從沒有酒,他們也不曾鼓勵我飲酒,故此我對酒的認知非常少,自然未曾飲酒。我一度以為,酒的作用僅僅是銷愁。縱然剛剛過了生日,可我還是一個小孩,一個夠秤飲酒的十八歲小孩,除了為賦新詞強說愁,我沒有什麼愁可言,所以我不曾借酒銷愁,自然也滴酒不沾。 Read More

愛爾蘭的招牌:Guinness 黑啤
2 年前

愛爾蘭的招牌:Guinness 黑啤

在歐洲,各國除了會利用歷史故事來吹噓自己文化的優越外,著名的本地品牌也會成爲該國的驕傲。在愛爾蘭的場合,Guinness 健力士黑啤當然就成爲了愛爾蘭的招牌。來到都柏林,Guiness Storehouse 是必不可少的行程之一。雖然筆者並非黑啤愛好者,但入鄉隨俗,也要一嚐究竟,試試到底是否真的那麼厲害。
Read More

「我都唔明典解啲人要飲醉酒」– 專訪朋友 K
2 年前

「我都唔明典解啲人要飲醉酒」– 專訪朋友 K

上個月整個編輯部相約豪飲,結果個個飲醉,一醒來就過了一個月。拖了三十日,不寫不寫還是要寫。截稿日如同信用卡的最後繳款日期,懸刀擱頸上,我唯有盡量多約朋友出去飲酒,順便訪問大家對於「醉」的看法,結果我很幸運遇到朋友 K(基於私隱考慮,她決定採用保密身份),她一句「我都唔明典解啲人要飲醉酒」令我覺得──你就是我要訪問的對象!

受訪者背景資料:

朋友 K,26~30 歲,女性。大學畢業後於大公司出任見習生,現職某企業行政人員。酒齡 10 年,會去飲酒,但從來不會讓自己喝醉,以克制能力之高而遠近馳名。

(為了保持雙方在清醒狀態下對話,訪問約在日間於咖啡店進行。) Read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