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ssue 0915

假期政治學
2 年前

假期政治學

編者的話

對於大人細路,經過忙碌的工作和學業可以放假幾天,偷得浮生半日閒,自然是普天同慶的大樂事,但其實自古以來,假期作為國家體制認可以至推動的日子,其意義本來就遠超了常人心目中的休假日。是代表了一套國家默許和鼓勵的價值觀,稱之為意識形態透過公權力的軟性體現,亦不為過。例如美國獨立日、英聯邦國家的英皇壽辰,和大多數國家都有的國慶日,都離不開凝聚國家意識和向心力的意義,五一國際勞動節,則代表了上兩個世紀社會主義和工人運動的重要一章,也是現代其中一個最早期的國際性政治假期。至於宗教假期的歷史遠為悠久,無論是古羅馬、古埃及,還是古印度和古波斯,都有各式各樣的祭典和節慶,祭天神聖靈(多神教),或者天地萬物(泛靈派)。 Read More

靜止與假日
2 年前

靜止與假日

「停下來的時候,比跑著的時候,看到更清楚。」

某星期天的凌晨四點,我在不太安穩的睡夢中突然醒來。由於前一天過於緊密的週末活動,我很早就上床睡覺,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過分充足的休息,最終竟導致我在這暮色蒼茫的時候,忽然失去睡意。那一刻,我實在不得不感謝我的身體機制,為防止我的肌肉逐漸萎縮的體貼安排。

可是顯然我的這個念頭是錯誤的。首先,我必須為我的謊言道歉,開首的名言實際上是我躺在床上百無聊賴時所虛構的。而我躺在床上的原因,正是因為我的身體不想動,相反,我的腦袋卻像過度活躍的小孩一樣,自顧自地轉個不停。 Read More

「我對放假已經無乜感覺」— 專訪自由工作者 S
2 年前

「我對放假已經無乜感覺」— 專訪自由工作者 S

一日可以怎樣劃分?上晝下晝?上班下班?談放假,我第一時間想起朋友 S。幾年前,我們剛剛畢業,周末就是周末,甚麼都不用理的菜鳥時代,他已經比我們早熟,周日都繼續工作。記得那是一個年末的一個午後,我們一群大學同學約在尖沙嘴午飯,飯後大家搭地鐵各自去玩,豈知在開向中環的地鐵車廂上,S 很誠實地說:「其實我返公司。」

當年,我覺得星期日都要工作,是一件很瘋狂的事,卻沒想到幾年之間,我們都 7×24,可真要多謝科技和網絡。從會計師樓走到自由工作者,大家都以為 S 終於「升仙」了,個個都羨慕到不得之了的時候,但他跟我說事情沒那麼簡單,「我對放假已經無乜感覺嚕~」 Read More

愛丁堡遊學雜記
2 年前

愛丁堡遊學雜記

後來,我再三檢視那虛擬電子屏幕中的相片。

難以想像我竟錯過了那麼多。怡人的景點拍過了,人聲鼎沸的街道拍過了,心中卻總有些欠缺。那些跳完ceilidh後的笑聲和緋紅的人臉呢?Royal Mile雨後吹過的微風呢?就連愛丁堡時晴時陰的天色,我也開始想念起來,巴不得可一併打包回港。
Read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