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ssue 1214

世界自由開放,取決網絡?
3 年前

世界自由開放,取決網絡?

By  •  Issue 1214

2012年12月初,各國在杜拜召開一年一度的「國際電信世界大會」,有代表藉此機會提出要求增加對網絡的審查和規管。Google隨即發起網上簽名運動,邀請網絡使用者回應事件。收集得來的意見,超越種族、文化,表達對同一個理念的擁護:「一個自由與開放的世界,依靠一個自由與開放的網路」。兩年過去,今天我們站在香港,審視網絡與自由的議題,似乎不斷蔓延的只有空間的收窄。當網絡言論不再自由開放,是不是給現實世界的悲劇預告?

Read More

現實沒有自由,網絡世界能走多遠?
3 年前

現實沒有自由,網絡世界能走多遠?

這是一個互聯網的世代。很多人曾經對這一句話有無窮的憧憬,因為網絡看似無遠弗屆,看似無拘無束,彷彿已是自由的化身,也因為互聯網代表了新興的世界,年輕人會寄望它是挑戰舊有秩序最強大的武器。的而且確,過去十多年間網絡推進了大大小小的社會進步,帶動了各種論述和思潮,但單純將網絡視為一個能隔絕、抽空於現實的國度,以為現實中缺失的自由和空間,可以在網絡世界中填補,這一條路,又能夠走多遠? Read More

網絡中立非必然
3 年前

網絡中立非必然

By  •  Issue 1214

互聯網在現代社會,已經有如水電煤般重要,不知不覺的成爲了生活的一部分,支撐着我們生活的每一個部分。作為如此重要的生活工具,對於其供應的制度,我們卻沒有留意太多,只是會把注意力放在速度和穩定性上。只是,作為資訊傳播的中樞和重要的市場工具,互聯網服務供應亦牽涉了龐大的利益關係,如何保障得來不易的網絡公正性,也是我們將要面對的難題。

Read More

大數據時代與「被遺忘權」
3 年前

大數據時代與「被遺忘權」

By  •  Issue 1214

網絡上的資料到底算公用還是私人的?刪除與不刪除之間又會否侵犯個人私隱或獲取資訊自由?沒錯,說的就是這幾個月來討論得沸沸揚揚的「被遺忘權」(Right to be forgotten)。
Read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