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社會

【大人修的課】鐵板餐
6 個月前

【大人修的課】鐵板餐

By  •  生活, 社會

「聽日聖誕節,想食乜?」你問。 「鐵板!」我想也不想說回答。

每年冬天,我想吃鐵板餐的心情,總要比打邊爐雀躍。雖然現在多數人都喜歡打邊爐,打邊爐也變得普及,而且五花八門,但對於鐵板我還是有一種情意結。

小時候,樓下屋邨商場,有間餐廳,叫「櫻桃」,附設麵包店。好像百分百那樣,但它大概不是連鎖店,只此一家。我爸不愛吃西餐,說受不了牛油的奶酥味。雖然如此,每年聖誕節,一家人還是會去「櫻桃」吃西餐,而我通常都會點一個鐵板餐。

「櫻桃」的鐵板餐是甚麼味道,我都忘記得七七八八,卻忘不了醬汁倒在鐵板時,發出那「吱吱」的聲音。爸爸總會預先給我一張紙巾,讓我稍為躲在薄薄的面紙後面,免受那熱汁彈到。 這是鐵板餐的回憶,也跟你說過好多遍,幾乎是每年都會提起的往事。

後來,屋邨商場易手到領匯,來一場大裝修。商場變得光亮了,「櫻桃」走了又回來,但只剩烘焙部。鐵板餐不再。再後來,領匯又改名做領展,「櫻桃」再次消失,但再沒有回來。

可是,冬天裡,我還是想吃鐵板餐呀。

「依度只有大家樂⋯⋯」你知道我不愛光顧連鎖店,但似乎別無他選。 「是但啦,好嘅一餐,唔好嘅一餐,平平哋,就咁!」

聖誕節的屋邨大家樂依然人多,一家大小,享用聖誕大餐。吃火雞的人是有的,但還是打邊爐最多,店舖到處都烽煙四起。我們點了一人一個鐵板,幾乎全店只有我們要鐵板,結果我們等鐵板也等了好久。打邊爐都不知道賣出了幾多個,才輪到我們的餐。

我喜滋滋地衝上去,接著重甸甸的餐盤。相對而笑,說:我唔客氣喇!我向黑色的鐵板倒入橙色的黑椒汁,咦?無聲。醬汁倒完,我愣住了。面前的是鐵板嗎?還是煎好牛排,再放上「鐵板」,純粹賣弄一點扒房風情?我悄悄地碰了鐵板一下,燙得立即縮回去,還長了個水泡。

「傻咗呀你?熱㗎!」 「熱咩?都無吱吱聲。」

你沒有反駁,因為真的沒有吱吱聲,而我們都曾經吃過會吱吱聲的鐵板。可能,去花園餐廳,還是會有吱吱聲鐵板,但當年我也只是落樓下食一間無名小店,它都認認真真的給我燒紅鐵板呀,怎麼現在連燒紅一塊鐵板都懶?那還算甚麼鐵板餐?早說連鎖店準沒好事。

「不如下年我哋都係打邊爐算⋯⋯?」 「但每年聖誕⋯⋯」 「起碼個爐都仲有火,仲係熱,仲有煙出⋯⋯」 「希望啦,希望下年仲係咁。」

香港之恥與後真相年代
9 個月前

香港之恥與後真相年代

By  •  社會

最近「香港之恥」事件弄得滿城風雨,事源一個知名博客與朋友在日本一家居酒屋喝酒之後,被店家在 Facebook 上指責只喝了一點酒就坐了兩小時,期間不斷拍照並不像是享受飲食,離開的時候更留下一袋便利店的垃圾。事件發生之後很快就被香港媒體傳開去,很多人立刻表示此人丟盡香港人的臉,更有不少人直接去店家的 Facebook 上用英語日語致歉。
Read More

椎名林檎的樂章,照出東京奧運的影子
12 個月前

椎名林檎的樂章,照出東京奧運的影子

By  •  社會

在里約奧運閉幕典禮的尾聲,日本籌備的交接儀式展示強大的軟實力,由日本國歌《君之代》開始,到馬里奧過關音樂作結,完美地為今年里約奧運劃上句號。交接儀式搶盡風頭,除了日本多個運動健兒,更有卡通人物客串,以安倍晉三的馬里奧變身造型最為深刻。全段表演大多以黑色背景為基調,配合科幻感強烈的幻燈效果,展現東京富有活力且極為現代化的一面。簡短而華麗的表演,原來由椎名林檎(音樂監修)、佐佐木宏(創意指導)、菅野薫(技術總監)和 MIKIKO(舞蹈總監)合作而成,能夠撞擊出如此火花,確實不意外。

貫穿整個表演,主題音樂有兩首都出自椎名林檎的手筆,分別是《ちちんぷいぷい》和《望遠鏡の外の景色》,後者為椎名林檎於 2012 年為野田秀樹的舞台劇《エッグ》提供的樂曲。這齣舞台劇原來也與奧運有莫大關聯,內容圍繞着虛構奧運項目「Egg」的日本代表選手們,在狂熱的運動和音樂熱潮下,揭開一幕幕的誇張荒誕。選手的對話和行徑,隱隱暗示着日本在二次大戰中,在滿洲的戰爭行為。透過國家運動體制的狂熱,映照戰爭的荒謬和痛苦,舞台劇本身就是對於右翼政治的控訴,雖然本身沒有明確反對舉辦奧運的情節,但對以奧運作愛國主義包裝的反思,實在不言而喻。以這首音樂套用在官方的奧運交接儀式上,竟有一種諷刺的意味。奧組委方面表示他們沒有諷刺的意圖,只是因為能夠配合演出而選擇。如此的巧合到底是有心抑或無意,就由看官自己判斷。

無獨有偶,椎名林檎兩年前為 NHK 電視台演唱的官方世界盃主題曲《NIPPON》同樣引起過爭議,與今次交接儀式選曲相反,《NIPPON》的歌詞被評為含有右翼軍國主義元素,當中「この地球上でいちばん混じり気の無い気高い青(這地球上最純粹高尚的藍)」被指是暗示純血法西斯思想,而「噫また不意に接近してくる淡い死の匂い(又不經意接近那淡淡的死亡氣息)」一句也被認為是映射神風敢死隊並歌頌其行為。椎名林檎本人否認歌詞含有右傾元素,但她其實在不同場合都經常使用旭日旗元素,就算本身不是右傾,也有使用相關符號的習慣。如是這般,到今年同樣由她負責音樂的交接儀式選曲被認為是左翼反戰,才是令人意外。

體育歸體育,音樂歸音樂,政治歸政治,向來是個空泛的說詞。雖然奧運精神是要彰顯純粹的體育競技美學,以公正平等的項目,推動人類文明進步。不過以「國家隊」為主體,實行國與國之間的競爭的奧運,無可避免的會變成愛國者的工具。當國旗飄揚於頒獎場地,得獎運動員站得挺直唱出國歌,正好是政治、音樂、體育的黃金組合。而奧運的主辦權,在 2008 年北京奧運當中,明顯已經化成彰顯國力,並團結國民的絕佳工具。巴西在 2007 年開始申辦奧運的時候,正值經濟反彈,與中國、俄羅斯和印度並列「金磚四國」,前途一片光明,正好是以世界盃和奧運來展示國家強盛的機會,可惜執行起來卻揭露本身體制上的諸多弊病,貪污舞弊和基建落後等問題縈繞不斷,弄巧反拙的變成國際大醜聞,國內政局更變得非常不穩。

四年後將會迎來東京奧運,安倍晉三在馬里奧裝扮底下,打着的如意算盤也十分清晰:以奧運來證明他的「安倍經濟學」可以成功帶領日本走出經濟陰影,重拾昔日光輝。不過舉辦奧運本身對於國家的負擔並不小,雅典和巴西奧運就有前車可鑑。2020 東京奧運已經採取節省開支為大原則,主場館原先由 Zaha Hadid 團隊擔任的重建設計也因此要砍掉,換成造價減半的隈研吾團隊方案。其他絕大部分場館都是現有設備,減輕財政負擔。即使如此,日漸浮上的項目超支也仍然令日本人不滿,原先預算的 7,340 億日元開支,很可能會變成 2 兆億以上,不少日本人希望經費可以用在復興日本震災,而非揮霍於舉辦奧運上。加上早前揭發日本申辦奧運有賄賂嫌疑和之前大會標誌設計的抄襲風波,日本國內對於舉辦奧運的期待已經不復以往。

奧運一類的巨型國際活動,對於主辦國而言是把雙刃劍。既有可能帶來龐大經濟收益和提升國內外形象,也有可能造成經濟崩潰和政治不穩。華麗奪目的交接儀式所帶來的極高期待,四年之後能否完美實現,實在未能太過樂觀。

圖片來源:Getty、SR 猫柳本線

如果我們都可以溝通
1 年前

如果我們都可以溝通

By  •  社會

社交平台發達,面對不同的議題從政治到宗教,少不免要歸邊取態,模棱兩可只會被扣上機會主義者的帽子。有清晰的立場當然好,不過在與意見相左的人交談的時候,總會有一種對方聽不明白自己所說的,覺得對方沒救了,放棄繼續溝通的情況也是常見。每人心中都會有一種為什麼總不能夠有效溝通的感嘆,說穿了就是為什麼無法說服對方的無奈。
Read More

〈壞與更壞〉的政治隱喻
1 年前

〈壞與更壞〉的政治隱喻

By  •  文藝, 社會

林宥嘉最新大碟《今日營業中》於6月17日發售,當中包括一首廣東歌〈壞與更壞〉,由黃偉文填詞、林家謙作曲,乍聽之下彷如一般的港式流行曲,一方面令人驚嘆林宥嘉以粵語演唱的決心,卻又暗暗覺得,曲目還是走不出慣性的曲式,雖有陳奕迅、Eric Kwok等配唱,驚喜仍難長久。至6月27日,〈壞與更壞〉釋出音樂錄影帶,配搭畫面,終於展開了歌曲的全部意義。

話語未必需要說得十分清楚,我們毌需明言,歌詞中指向的各種對象實體為何,然而單就畫面的各種視覺元素,已能隱隱看見當中的暗喻。

指認昔日香港

MV開首先以書法字展示歌手名及歌名,及後的歌詞同樣採用相似的字體呈現。這一種書法字,卻並非現時坊間時時稱道的秀麗風格,也不是台灣MV裡常用以增添「書寫的溫度」感覺的手寫字,而是更貼近於從前香港街巷間常見的九龍皇帝曾灶財式字體,歪斜隨意卻又悠然自得。自此,MV裡的種種元素,都有了一個共同的指向:香港。

在歌手特寫鏡頭以外,MV中閃現而過的種種畫面,都是香港的場景,一些我們曾經稱頌為香港特色、港式風味的事物,諸如冰室、電車、城市的繁榮景貌與海岸線,乃至王家衛的運鏡風格(用慢鏡將時光一片片裁斷)。甚至可以說,林宥嘉執意選唱一首粵語歌,〈壞與更壞〉本身,也是因為廣東話歌曲仍有一定的文化資本,尚可追念懷舊。然而,這種種舊日風光,卻又被一股不安難辨的氛圍籠罩,難以揮去。

對照今日雜景

那些一直在畫面上浮動的色塊,將我們舊日引以為傲的市井與中產品味統統染上了別樣的顏色。這樣萬物皆受沾染的實境,不正正是此刻香港的寫照嗎?舊有的一切價值慢慢崩解,人文風景悄悄褪去,餘下的就僅僅是兩種異常鮮明的符號了。MV時間3:05,畫面上映着的就是一輛漆得通紅的電車,車上是永隆銀行的廣告,清楚寫着「全方位人民幣跨境理財」,右邊另一輛電車則寫「大中華小型企業基金」,這一幀畫面,就此烙印在香港城市的一角之中。在千萬種渦旋的雜色之中,唯紅色刺眼而不變,配搭MV中一直閃爍的閃光,挑動我們的神經。

畫面中偶爾閃現的那些廢墟境象,與香港實境對照,彷彿就在兩者間劃上了等號。〈壞與更壞〉這一首歌,就頓然變成我們如何在此頹垣敗瓦中自處的詰問了。

撕破偽善面具

雖然歌詞中,仍然有如「遇上你」、「結果都一個人」這類常於情歌出現的句子,一對照音樂錄影帶的內容,則顯然不該視之為情歌,而是有更深遠的政治指向。歌名當中的「壞與更壞」,也就代表了香港面對的一種選擇,誠如歌詞所言,不是誰都有能力任擇回頭路,我們只能在有限的選項裡尋覓出路,之謂「二揀一都很殘忍」(從何謂二?一國之中的兩制?抑或如謝安琪〈雞蛋與羔羊〉中的A與B餐?無論如何,總有一者比另一者更壞)。

既有這樣的隱喻,大概就不能只讀其表面了。黃偉文所寫的,其實是用黑色幽默以至嘲諷去回擊各種偽善的處世態度。一方面,正面指出「日日說金句證明無用」,一切的心靈雞湯,「捱下去」、「別放棄」,終究還是無法讓人闖出絕境;另一方面,也反面嘲弄那些正向失控的人們,明明面對逆境,依然自閉雙目,「凡事都很壞仍能愉快」、「研習於失敗維持歡快」,這樣指向的所謂「崇高境界」,自是最沉重的一種批判,指控那些漠視真實,粉飾太平的舉動。

上文提到的電車場景出現不久,歌詞則馬上提到,「留下差跟壞/請表態/若不選你便任人指派」,不願意撕破幻象,只是口頭上推砌各種正能量的金句,結果就只會延擱了選擇的機會,拒絕面對現實,命運就只能任人擺佈。MV裡關於香港的影像,最終停駐於香港金融區商廈林立的畫面,正是象徵香港一路以來賴以成功的核心價值(或曰「中環價值」)。此刻可見,尚未被完全染污,然而之後要如何走下去,重整核心抑或另闢蹊徑,自縛手腳抑或奮力頑抗,猶未可知,抉擇的時刻卻日日進迫。

重頭細數MV中那些掠過的場景,破敗拆毁的教室、沙麈舖覆的鋼琴樂器、人去樓空的冰室、漸漸被視作過時的電車,都是香港那些日受摧殘的文化意指(那些間竭閃過的意符,「榮華冰室」、「永隆銀行」,名字顯然都懷有開業當時遠大的願景,來到今天,又是否真的能夠繁榮發展下去?)。倘若我們仍然拒絕正視,只塑造不同的偶像,拉起各種無用的標語,以為靜候就有美麗的新世界,而不是實實在在地為未來作好準備,那麼今天已似壞無可壞的境地,就只會每況愈下。說白一點,〈壞與更壞〉的對應,或許正是做與鳩做。

點解香港眾志只講自決,唔肯講立場?
1 年前

點解香港眾志只講自決,唔肯講立場?

By  •  專題, 社會

pic1

由前學民成員牽頭組成既「香港眾志」成立至今,其中一樣畀人批評得最勁既嘢,係佢一直講香港人要有自決權,但係自己黨既自決選項就避而不談。到底佢哋撐港獨/建國?定係延續一國兩制?好多人都叫眾志快啲就自決選項表態,當中有人係善意提點,亦都有人係惡意批評。 Read More

時間在本土派的一邊,何必只爭朝夕?
1 年前

時間在本土派的一邊,何必只爭朝夕?

By  •  社會

投票沒錯是個人選擇,但這個社會是我們大家的。

有人說這是含淚投票,我不同意。楊岳橋唔係湯家驊、何俊仁,過往的抗爭,包括佔中,楊岳橋在幕後以義務律師的身份,做了許多,真真正正站在抗爭者一邊;而論口才、論述,從論壇的表現,坦白講他是超班。

梁楊兩人都是可敬的候選人,有兩票,我一定投哂兩個。可惜現實不是,在選舉一定的策略考量是理所當然。問心,你想多一個周浩鼎,定多一個楊岳橋?As simple as that. 有人說議事規則改不到,因為太多議案塞車。笑話。以政府敵視拉布的程度,把議案收回,再改議事規則,有幾難?拜託,我們面對的一個甚麼政府?有必要冒這個險嗎?

有人跟我說,楊岳橋係好,但可惜生於一個錯的時勢。那麼我們要問,這是一個甚麼的時勢?

政權橫行,我城自由點滴流失,豺狼虎視眈眈,我們只要下錯了一步棋,就全盤皆輸了。正因為如此,有勇,也要有謀。始終公民黨他們背後有很大的群眾基礎,搞社會運動進步是好,但走得太急,也擔心會失去群眾的諒解,眼白白看他們走向黃成智、狄智遠的懷抱。

時間在本土派的一邊,其實只是幾個月的等待,又何必只爭朝夕。

李嘉誠話,剃腳毛買洗面奶
1 年前

李嘉誠話,剃腳毛買洗面奶

我們都玩過一個遊戲叫「XX話」。例如「老師話」。

你明明知道假如發號施令者沒有說「老師話」,你就不需要服從,但有時候你總是潛意識地習慣了照著做。

就好像李嘉誠沒有叫你剃腳毛,而你總是定時定候買剃刀、除毛膏,或脫毛貼。

為甚麼你要剃腳毛?

為甚麼我要買洗面泡泡、磨砂啫喱、導出導入機爽膚水精華素黑頭貼護髮素?

記得大約中一二時,臉上開始變得凹凸不平,家母說,女仔之家,大個啦,要買啲嘢搽下。但,搽甚麼?於是我開始上甚麼香討、美麗交換論壇,開始認識潔面泡泡和洗面奶的分別;原來化妝水並不是化妝用的;皮膚出油,竟然是因為太乾;要去掉角質皮膚才能好好吸收護膚品。

最後,我的書桌上多出了洗面奶磨砂洗面奶爽膚水精華素面霜暗粒水,各一瓶。我意思是,至少一瓶。

然而,皮膚仍是時好時壞,當然,大部份時候是壞的。記得一次友人說了一句,上星期食完M記搞到生咗粒暗瘡。粒。把這句話以畫面呈現,試想象面前一張白紙,有人伸手畫上一顆紅點。而本人的臉,就打從根本不是一張白紙,而是一張砂紙。所以呢,當時我心頭第一反應是,我也想試試生粒暗瘡的感覺啊!我臉上從來不只一粒暗瘡。

究竟我「搽」的東西出了甚麼問題?我就這樣認了命,對我就是天生一張難搞的臉。直到一天我覺悟到,「要買啲嘢搽下」這句話,關鍵字並不在於「搽」,而在於「買」。古人哪來玫瑰甘油保濕啫喱?我意思是,古人也沒有化學品,難道每個古人的臉都是砂紙?對,楊貴妃也護膚,用的卻不是化學品。

每天放這麼多的化學物質到面上,其實好可怕。對,請想象,中學化學課test tube裡的滴體,還有那個千叮萬囑你要戴上保護眼罩,令本來已是四眼一族現在同時戴著兩副眼鏡被而同學取笑一個下午的啊sir。我說的是這種化學物質。

可是我們都只覺得不用護膚品好可怕。

我們都被廣告,甚或是整個社會洗腦,不保養是恐怖的。「女仔之家要買啲嘢搽下」,「不消費」彷彿是「不修邊幅」的代名詞。作為女性,你要「買」。但有甚麼恐怖得過,把一坨坨的化學物質往臉上抹?只迷信護膚品的必要性,卻不去相信護膚品內的化學成份是皮膚的毒藥?女性要剃毛這個概念,很多人認為是男權父權的產物。而我更相信,這是大商家的洗腦過程,引導你買一眾脫毛產品。

要不然為甚麼李嘉誠要花錢請謝安琪一展雪白長腿推廣屈XX出售的脫毛膏?

到最後,廣告播完了,李嘉誠再也沒有叫你剃毛,但你會到屈XX買剃毛產品。I repeat,買。

我認為最無厘頭的推廣是,例如,這卸妝油以含天然橄欖油成份作賣點。但,既然「天然」橄欖油這樣好,為甚麼你不直接用橄欖油?你認為「天然」能夠作為一個賣點,潛台詞是,「天然」是好的。那麼為甚麼我們要不停消費化學品?

故事的結局,是我一刀切地停用了所有化學護膚品。在只用清水洗臉的一星期後,長期長滿粒粒的額頭變回一張白紙。然後,踏入20歲後,臉上其他部份的暗瘡也漸漸消退。現在,我只用清水洗臉,用橄欖油清洗防曬,I mean,真.橄欖油。至於磨砂,就橄欖油混合砂糖。上星期食完M記搞到生咗粒暗瘡。我終於明白這種感受。

人的皮膚是有自然調節機制,有自己的更新循環,用太多的護膚品只會打亂皮膚節奏。當然,每個人的皮膚狀態也不同,一套方法不能套在每個人身上。我明,真的,我也曾經砂紙。重點是,我們能嘗試從商家的洗腦謊言中跳出來,思考一下。假如停用化學品對你來說行不通,沒有問題。但重點是,我用護膚品是因為「我真的需要護膚品」,而非「我認為我需要護膚品」。那是一種信仰。

我們都活在一個由大商家製造的信仰下。

李嘉誠話,剃腳毛,然後買洗面奶。

我唔玩啦。

 

由記者變成公關—是對立還是分工合作?
1 年前

由記者變成公關—是對立還是分工合作?

Fish算是典型journal人,由新傳系一畢業出來就在紙媒當記者,港聞、法庭、醫療版都做過。「令我印象最深刻的,都是一些小人物的人情故事,可能因為自己都喜歡寫這些吧。」可惜,熱情終敵不過現實,長時間朝九晚十的工時,太辛苦,休閒時間不足,也沒有給她足夠空間發掘故事,令對自己有追求的她有很大的無力感。經過了兩年記者生涯,轉了行去做PR,先後在大學和NGO工作過。現在於NGO的公關部門負責對傳統媒體,撰寫新聞稿、訪問、專欄,籌備記者會。同一個場合,但已站在了不同的崗位。

公關是很多做厭/累了記者的朋友的出路,或者因為兩邊的技能比較相近,畢竟PR對最多的都是記者行家,認識傳媒生態如何運作,對公關工作幫助很大。然而,兩者聽起來還是很對立、很矛盾的事情,記者追求事實的真相,對於PR所說的一字一句都應抱有質疑,PR則給人有點滑頭的感覺,會做很多的化妝術,把事實真相改頭換面,包裝、掩飾、甚至扭曲,以符合公關的目的。最少在追求「真相」的層面,兩者看似是對立的,由記者轉做PR,不會有掙扎嗎?這個疑問一直在小記的腦中盤旋。 Read More

緬甸義教系列:重修垃圾山旁的學校
1 年前

緬甸義教系列:重修垃圾山旁的學校

By  •  生活, 社會

(編按:刺青雜誌與NGO Connecting Myanmar 合作,為去年參加緬甸義教的同學提供一個平台,發表自己對這個地方、人民和此次義教的所思所想。作者此行並非到緬甸義教,而是到泰緬邊境城市美索重修學校。題為編輯所擬。)

文:Cheung Kit [email protected] Myanmar

誤打誤撞從朋友口中得知這個交流團,想不到就得到了一段最難忘深刻的旅程,認識了一群很有愛、很勤奮、很幽默的緬甸人,亦了解了很多關於緬甸的現況。

Saya Kyaw是Science and Technology Training Centre (STTC)的創辦人,第一天就要校長等待我們,準備開車時發現校長也是我們的司機。而這麼多年來,無論小至午餐、下午茶、駕車、買材料,大至財政、行政、教學,一切一切都是Saya Kyaw, Sayama他們倆夫婦一手包辦。他們因受一些不好的人逼害,不能在緬甸的家鄉做獸醫、做工程師。來到美索(Mae Sot)後就辦了STTC這所職業學校。他們自己也有三名很可愛的親兒女,同時一直視學生如自己親生兒女,希望他們長大後能養家,成為一個有技能、有教養的人。他們的家就是STTC,生活、學習、工作都一起在這個屋檐下渡過。運作一間非政府非利的學校,他們面對的財政、人手問題十分多,幸得幾位國外的建築師、工程師、英文老師義工、還有零碎的捐款,與他們一起撐起這所有著濃厚人情味,有著很大抱負的學校。
Read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