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雨傘革命

一道門和一扇窗──雨傘一周年觀察小記
2 年前

一道門和一扇窗──雨傘一周年觀察小記

去年九月中,我在台北工作,跟曾在太陽花學運期間,睡過街頭、吃過水砲的當地朋友見面。那時候,佔中如箭在弦,罷課即將上演,他說:「一切小心啦,危險情況不要衝太前就是了。」

沒想到,聽完這一句之後,不到十天,香港鬧市發生佔領,警方施放催淚彈。我們在街上抗爭了 79 天,最終以清場結束。政府沒有採納公民提名,政改叫停,押後再議。雨傘運動幾乎無助香港政制發展,只是將普選的議題,繼續拖延。

持續接近三個月的社會運動,到底帶來了甚麼?改變,還是被改變? Read More

義無反顧地擁抱這荒涼的城市
3 年前

義無反顧地擁抱這荒涼的城市

文:廖錦雯

第一次,我們義無反顧地擁抱這荒涼的城市。

一場香港歷史上風雲色變的社會運動,兩個多月的抗爭,三個各具特色的佔領區。我們背起時代的責任,一步步走來,理清了自己的身世,窺見了香港的未來。 Read More

藝術啟蒙:重尋我們的藝術空間
3 年前

藝術啟蒙:重尋我們的藝術空間

文:譚天悅

從九月二十六日開始,一個個撐著雨傘的香港人開始在不同角落裡,綻開一朵朵自由的花朵。這七十九天,喚醒了無數港人對爭取普選的渴求,也突破了香港人對藝術的冷感,擴闊藝術空間從博物館到街頭。每個藝術品,反映了佔領區的各種特色,也同時融合了街頭特色和真普選訴求。從一開始抗爭模式的改變,已印證香港社會運動的轉化,因抗爭而生的藝術品也就這樣遍地開花。這一場啟蒙時代,現在才正式開始。 Read More

悼
3 年前

文:李曉婷

這裡蕩漾著一片令人窒息的空氣。漆黑的穹蒼吸走了一切言語,凝住了這樣的一個詭異平行空間。一切彷彿都是那麼平靜安穩。我喜歡黑夜,仿佛漆黑無垠的穹蒼在我身邊圍上了一個保護罩,讓我可以安全地面對自己,面對一切的悲傷和惘然。然而,揮之不去的不安和無力,像從身體裡萌芽的帶刺植物,刺痛著心臟和思緒。 Read More

文字生花開遍地 便條簿傳揚民主訊息
3 年前

文字生花開遍地 便條簿傳揚民主訊息

By  •  文藝, 雨傘革命

雨傘運動的集會在第七十五日宣告結束,但雨傘運動並未結束。離場之際,集會的眾人百感交集,在夏愨村內建立的情誼固然讓人留戀,然而我們真正不捨得的不是一個地方,而是不捨得香港逐漸成了一個極權無法無天的「中央直轄市」。雨傘運動期間,集會人士各司其職,在短時間內在金鐘建構了五臟俱全的小村落,藝術作品遍地開花。十月初建築設計系學生智豪與他的老師Carol製作印有民主訊息的便條簿,為雨傘運動的傳播出一分力。
Read More

率先創造出普選後的世界—專訪陳可樂@Wrong Side Cafe
3 年前

率先創造出普選後的世界—專訪陳可樂@Wrong Side Cafe

(編按:這個專訪是十一月頭做的,當時打算用來做第三期印刷版Recap的文章,後來旺角、金鐘被相繼清場,出版的計劃也就因而擱置。今期專題是「常」,很多人覺得清走了佔領區,生活終於如常,但我們的社會真是「正常」?正常與不正常之間,到底由誰掌握了話語權?又用甚麼準則是界定?佔領、普選、民主,跌跌撞撞,我們離「正常」有多遠?)

八月開學前,記者和友人相約在旺角一間樓上cafe吃晚飯,接過餐牌,才知道這間cafe叫「Wrong Side Cafe」。談笑間無意中透露了我們中大學生的身份,一位文質彬彬的侍應走過來說:「我也是中大哲學系畢業的啊!」說完他又回到鄰桌跟客人閒話家常,未幾,又走過來說給我們半價甜品。親切感令我們約定下次回到這裡再聚。誰料未有機會再與友人相見,已經再度碰上這個師兄。第二次碰面的場合不在cafe,卻是他在旺角佔領區,講述阻止「藍絲帶」拆路障時被揮拳打傷的經過,而在台上的他依舊一臉斯文。 Read More

他和他的雨傘
3 年前

他和他的雨傘

街邊的野狗睡著了,吱吱喳喳的麻雀停止歌唱,在格外蒼涼的月色下,有幾隻烏鴉飛過,尖叫幾聲,把我從夢中驚醒過來。

我的兒子不見了,置在家門旁的雨傘也不見了。

我亮起燈,死命的搜索家中的每一個角落,一如十年前的我,怎也找不到那把折斷了的雨傘。我還記得,十年前的今天,外面大雨滂沱,我的兒子發了高燒,卻在凌晨時分拿著雨傘衝出家門,自此我就再沒有見過他。

我在夢中看見他。他把雨傘歸還來了,那是多麼的熟悉,又是多麼的陌生。他還是十年前年輕有為的樣子,瘦小的身軀,架著一副眼鏡,有時手裡捧著一疊歷史書,頗有書卷氣。 Read More

綠色抗爭 全民種植—專訪「抗命有機豐富之園」
3 年前

綠色抗爭 全民種植—專訪「抗命有機豐富之園」

雨傘運動步入第十個星期,清場在即,警方在旺角及金鐘多次以過度暴力對待集會人士甚或是行人,促使民眾化悲憤為更強的力量,即使會頭破血流,也會堅決抗爭到最後。在金鐘「連儂牆」前的「抗命有機豐富之園」中,不同來歷、品種的植物在風雨下仍然茁壯生長,好比來自不同的社會階層和專業範疇的集會人士,在腥風血雨中仍然在佔領區留守。

催淚殃及草叢生態 全民種植寓意民主自由

the garden name
「抗命有機豐富之園」

「抗命有機豐富之園」(以下簡稱為「抗命園」)本為草叢,9月28日,警方在金鐘集會現場施放催淚彈,不少在場市民走避催淚彈時無意中踏過草叢,加上催淚彈的殘餘物嚴重破壞了泥土生態,以致本來健康茂盛的草叢數天後化為一大片枯草,讓人目不忍見,環境保育工作者Rishi於是決定在這片「難看」的枯土上耕作,讓它重現生機。Christine有天抱著相機路過,本身對種植耕作有興趣的她在了解「抗命園」的運作後,決定加入參與保育開墾工作。 Read More

當再次回來,反共才是最有號召力的口號
3 年前

當再次回來,反共才是最有號召力的口號

文:Billy

觀乎現在佔領的情勢,運動將近兩個月,三子嚷著要自首離場,把膠著的狀態交予其他人。這個燙手山芋,何以會如此燙手?一方面,有人堅持運動需要光環,正如他們在過去二十年打着民主的光環混飯吃一樣,故此打破玻璃,衝出龍和道等都不是他們所主張的,而他們主張的手法,往往不能帶來新氣象;另一方面,有人主張勇武抗爭,但他們現在有欠組織,同時廣大市民又在前述之人的熏陶下,信奉和理非非,故此覺悟的人少,自然難成主流。 運動至此,了無成果。以筆者之見,運動應該就此暫告一段落,因為必須把方針調整到以反共是主軸,真普選是手段的層面上。 Read More

香港民主宣傳小組—走上街頭,宣揚民主理念
3 年前

香港民主宣傳小組—走上街頭,宣揚民主理念

文:香港民主宣傳小組

「除左佔領,仲可以做D咩?」因為呢個問題,幾個人聚集埋一齊,成立左「香港民主宣傳小組」。我地既工作,係每個禮拜日走上街頭,透過派傳單、做問卷,同民眾傾下計,問下佢地對民主、對佔領運動既想法,解釋番政府831「袋住先」方案、功能組別係D咩。

基於同一個理念,我地聚集左越黎越多人(而家有四十個),大部分幫手落區,有D負責寫作、設計、宣傳等等。我地去過將軍澳、九龍灣,下一站係坑口。 Read More

Top